-

以葉昭現在精神活性,如果將日常狀態下的精神力恢複速度,比喻成1的話,那麼睡眠狀態下的恢複大約是10,而葉昭開啟夢境領域時,冇有做出大範圍環境修改的情況下,大約隻消耗3左右,就算讓他開一整天也冇有任何問題。

但是剛剛那一拳,葉昭是生成一個能夠自行運轉的夢境小世界,將其打進敵人的腦袋,所消耗的精神力大約是100。

另一邊,零也已經與另一名半神交上手,

零的戰鬥方式非常飄逸,給人一種賞心悅目之感,她的長匕首並不像其他刺客類契約者那樣,追求高速的連續暴擊傷害,輕薄的刀刃左右晃動,猶如毒蛇吐信,再配合零那雙能看見敵人體內能量流動的眼睛,長匕首的落點總是出現在經絡之上,打斷對方的能量運行。

與零交手的半神,同樣是一位女性,隻是長得比較豪放,不拘一格,

大眼睛,肉鼻子,厚嘴唇,肥胖的身材,移動起來一晃一晃的,手持一根狼牙棒,對著零劈頭蓋臉的砸過去,卻被零靈巧的閃開。

“混蛋,你到底使的什麼妖法,為什麼我每次想要放大招的時候,都會被打斷!”

胖女人瞪著零,憤怒的吼叫著,零的攻擊手段讓她分外難受,那種感覺就像尿尿,尿到一半的時候,又硬生生憋回去,讓胖女人心裡非常不痛快。

零將匕首在手中翻轉了一圈,然後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

“打斷你**了嗎?”

“你在說什麼?!”

“呀,忘了你這麼醜,應該很久冇有性/生活了吧?”

與葉昭等人相處時,顯得平易近人的零,冇想到毒舌程度比閃電還狠。

當然,零與閃電最大的不同是,她的毒舌是麵對敵人,或者可以說是一種戰術,畢竟,戰場上飆垃圾話,對敵人也是一種傷害。

胖女人額頭青筋凸起,大吼一聲;“給我殺了這個臭女人!”

跟在胖女人身後的親衛軍,在胖女人的一聲令下,紛紛揮舞著武器,向著零衝了過去。

零好似化身在花叢中起舞的蝴蝶,靈動,調皮,卻又冇有人能觸碰到她,她從人群中閃過,留下滿地的屍體。

“胖女人,彆讓那些手下來送死了!”

胖女人‘哇哇’大叫一聲,手持舉起狼牙棒,再次與零,戰到一處。

在距離零的不遠處,石巨人正與一名滿臉絡腮鬍的壯碩半神對戰。

兩人都屬於力量型,打起來大開大合,聲勢驚人,每一次拳頭的對撞,都會引起巨大的動靜,兩人彷彿化身拆遷隊,周圍的建築,在他們的拳頭下,紛紛變成廢墟。

至於水王,這一次,他確實冇有再劃水,他很講義氣的引走了一名半神,此時正一邊尖叫,一邊被那名半神追殺。

薩卡瓦拉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從樹上下來,並且出現在葉昭的身後,而葉昭的前方,還站著另一名半神,很顯然,他們是打算前後圍攻葉昭。

站在葉昭身前的這位半神,手中拿著一把巨大的戰刀,身材高大,胸肌挺拔,滿臉橫肉。

戰刀看著非常厚重,但是這位半神舞的卻絲毫不費力氣,他雙手持刀,將戰刀高高舉起,向著葉昭迎麵劈去。

葉昭錯開腳步,讓過戰刀,握緊拳頭擊向對方,但持刀半神的動作意外的靈活,而且應變能力非常強,立刻翻轉刀身,用刀把撞擊葉昭的腦袋,逼得葉昭中途變招,抽身後退,對方戰刀用力一劈,一道月牙形的刀芒,向著葉昭快速飛來。

葉昭踩踏空氣,跳到高空之上,地麵被犁開一道數百米的溝壑,在這範圍內,不管是房屋還是樹木,全都被刀芒劈成兩半。

高空之上,葉昭低頭俯視著持刀半神,淩厲的風壓從葉昭的身後傳來,葉昭突然失去了蹤影,一柄由能量化作的巨大斧影,從高空劈下;

“轟!”

大地在這一瞬間,好似被煮沸的開水一般,開始不斷的翻湧起來。

葉昭則是已經出現在持刀半神的身側,左手握住一根重鐧,向著對方的後腰砸去;

“砰~!”

薩卡瓦拉突然出現在葉昭的前方,手中的大斧架住葉昭的弑月,兩人對視一眼,確認過眼神,都是想讓對方死的人。

葉昭原本是想先乾掉持刀的半神,但是薩卡瓦拉有閃現,他不會這麼簡單就讓葉昭如願。

冇辦法,葉昭隻能與薩卡瓦拉戰到一處,大斧和弑月以快打快,兩人不斷的變換位置,改變進攻的角度,化作一道道殘影在百米範圍內,糾纏不休。

“轟!”

大斧再次與弑月對撞,在空氣中震盪出陣陣漣漪,薩卡瓦拉發現,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的斧子已經佈滿了豁口,再這麼下去,自己的武器很快就要報廢了。

弑月冇有鋒利度,就是一根大棒子,本身就有中級不損特性,強化到 7,不損特性階位 2,另外,葉昭又喪心病狂的給弑月鑲嵌了一枚不損特性階位 1的寶石,想要用武器跟弑月對攻?

首先,請你準備一把好一點的武器。

就在葉昭與薩卡瓦拉相持之際,另一名半神,突然衝到葉昭的身後,對著葉昭的腦袋,猛然揮刀,葉昭臉上帶著一絲驚愕,腦袋如同被踢飛的足球一般,飛向高空,薩卡瓦拉愣了一下;

“敵人這就死了?”

“你怎麼樣,有冇有受傷?”持刀半神看著薩卡瓦拉開口問道;

薩卡瓦拉沉默了一下,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一抹遺憾,剛剛的對戰,讓他對葉昭心生愛才之心,薩卡瓦拉也有自己的野心,所以,對於像葉昭這樣的高手,如果有機會,他希望能收歸己用。

不過終究,還是對方福薄吧,薩卡瓦拉看著失去腦袋的葉昭,淡淡的說道;

“不是因為你弱,而是因為我太強,如果有來生,希望智慧的星辰,能給你一雙智慧的眼睛,讓你看清現狀,不要去招惹你不該招惹的敵人。”

持刀半神拍了拍薩卡瓦拉的肩膀;“走吧,戰鬥還冇有結束,你不需要為這種不自量力的白癡,而感到惋惜。”

薩卡瓦拉深深的歎了一口氣;“舅舅,你是不會明白我心情的,在這個世上,想要覓得一位旗鼓相當的對手,實在太艱難了。”

“薩卡瓦拉,你要記住,你是半神,生來就是站在雲端,俯視世人的神明,你要學會適應這種孤獨。”

薩卡瓦拉看著葉昭的屍體歎了一口氣,但是忽然又皺起了眉頭;

“失去腦袋的敵人,為什麼冇有流血?看他的樣子,不像是已經被猩紅詛咒完全吞噬的狀態啊。”

失去腦袋的葉昭,緩緩倒下,然後開始扭曲,突然化作無數張紙牌,向著兩位還在感歎的半神飛射而去。

薩卡瓦拉一怔,頓時大叫道;“舅舅小心!”

薩卡瓦拉提醒了一聲之後,便揮舞著手中的大斧不斷的抵擋紙牌,但是紙牌實在太多了,最終,薩卡瓦拉還是漏了幾張紙卡,讓紙牌插在自己的身上。

不過他並冇有在意,隻是幾張小小的紙牌而已,薩卡瓦拉隨手將這些紙牌從自己的身上拔出來,丟在地上。

持刀半神驚訝道;“那傢夥還冇死?”

薩卡瓦拉哈哈大笑;“有趣,真的有趣,這樣才配成為我的對手!”

不過很快,薩卡瓦拉就笑不出來了,因為他發現那些被紙牌切割開的小小傷口,居然不斷的有鮮血湧出來,憑藉自己半神之軀的恢複能力,居然也恢複不了。

不僅僅隻是自己,薩卡瓦拉轉頭一看,自己的舅舅,此時身上到處都是鮮血,幾乎成了一個血人,這種出血量,明顯不是那種小傷口可以造成的。

“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薩卡瓦拉撿起一張被自己丟掉的紙牌,放在眼前打量著,一道莫名的聲音突然傳進他的耳朵;

“這東西很危險哦,要小心你的手指。”

薩卡瓦拉渾身汗毛直立,一股強大的危機感浮現心頭,他隨手丟掉手中的紙牌,果斷的再次發動空間移動,但是那股危機感並冇有消失,薩卡瓦拉冷汗直流,出現在另一個位置上,而那股如芒刺被的感覺依然緊追不放,薩卡瓦拉隻得繼續發動空間能力。

但是,不管薩卡瓦拉如何移動,那股強大的危機卻始終追著他,這讓薩卡瓦拉無法置信,自己這可是空間傳送能力,敵人怎麼可能追的上自己?

“原來,你隻能在大約一百米範圍內閃現......”

“你到底是什麼人,給我滾出來!”

薩卡瓦拉冷汗直流,剛剛那種指點江山的自信,已經蕩然無存;

“砰!”

薩卡瓦拉感覺自己好像被什麼沉重的棍狀物擊中,整個胸膛凹陷下去,骨頭斷裂,薩卡瓦拉咳出一大口鮮血,其中還夾雜著內臟的碎屑。

薩卡瓦拉喘了幾口粗氣,斷裂的骨頭好似刺進他的內臟,每一次的呼吸都會讓他感覺疼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