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與這樹和石在後麵對視一眼,突然兩個人大笑了起來。剛纔憋的太辛苦了,

浩既然走了,這兩個人笑了個酣暢淋漓。

到將旁邊的羽笑的莫名其妙,

“你們兩個笑什麼?……”

周正浩這時候聽到身後傳出的爆笑聲,臉上的青筋已經爆起,可是冇有辦法。這事情他真的是一點兒辦法都冇有。

堅決不回頭。

他隻能去找那個巫來躲避這些野蠻人了。

走到巫的跟前,剛想掀的獸皮,他也知道這些野蠻人,根本冇有不存在什麼敲門,這種規矩直接進就行了,

可是他的手還冇伸到獸皮,門臉上這門簾突然自己就掀開了,裡麵探出一個腦袋,直接和周正浩來了個臉對臉。

雙方都是一愣。

周正浩看到從帳篷裡出來的,是伺候巫的那個少年,這個少年和這野蠻部落的其他人,有點兒格格不入,

怎麼說呢?有點兒像周正浩瘦弱,個子也不高,最多1米7的樣子,不過一雙眼睛卻是囧囧有神,裡麵精光四射,看起來就是一個很機靈的小夥子。

短暫的僵持以後,還是對麵的小夥子開口。

“啊,是浩來了。……”

“是呀,我找巫談點事情。……”

“好的,巫在裡頭,剛睡醒,你可以進去,不過我想問你個問題。……”

“你問我問題,……”

周正浩微微一愣,看著眼前這個比其他野蠻人,都白淨斯文的小夥子,不知道他想問自己什麼問題。

“好的,你問吧。……”

“浩,我聽他們說你很快的,你真的那麼快嗎?……”

“我靠,連你也問這問題,……”

看著一本正經的小夥子,周正浩立刻暴走,直接將簾子掀開,怒氣沖沖的衝了進去。

身後去傳來那個小夥子,壓抑的笑聲聲,扭頭跑了出去,手裡還端著一個陶盆兒,陶盆裡的東西不言而喻。

跑出去以後,直接就潑在了營地外麵,一股腥,騷,味擴散開來。

周正浩真的被這一幫子野蠻人,弄得冇有了麵子,自己昨天建立的大好形象,就壞在了羽這小丫頭片子嘴上。

帳篷裡,火塘裡的火苗還依舊燃燒著,看起來這一晚上就冇有斷,所以帳篷裡的溫度還是很適宜的。

這讓感覺渾身寒冷的周正浩微微好了一些,什麼也不說,先在火前麵烤烤手,這時候纔看一下裡邊獸皮上躺著巫,

讓他冇有想到的是現在巫已經做了起來,頭上還戴著那個鹿角頭盔一樣的帽子,

周正浩注意到,好像這巫隻要一坐起來就戴上帽子,隻有躺下的時候,纔會將這個兩隻巨大鹿角的帽子摘下來,放在旁邊,好像這是他當巫的一種威儀一般。

這鹿角的帽子。看起來很老舊,好像已經帶了很長時間了。

“巫,你好,……”

周正浩禮貌的向巫問好哦,這時候巫臉上也展現出一絲微笑,

“你好!……”

巫居然和周正浩說著一樣的問候,讓周潤浩感覺到這整個野蠻族部落中,還有一個正常人。

“浩,我對剛纔火問你的話,那個問題也很感興趣呀。……”

巫這老不死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不懷好意的微笑,這讓周正浩徹底對這個部落,完全失望了,

這裡邊連巫都這個德行。

“咱們不提這個問題好不好?你們要是再這樣的話,我立刻離開,再也不在你們部落裡來了。……”

這是周正浩現在能做到的最大的威脅了,

巫笑了笑,

“年輕人嘛,沒關係的,你如果真的太快的話,我這裡倒是有個秘方,可以延長你的時間,放心吧,我是巫,你可以相信我的。……”

“我靠,我相信你,你到現在還是不相信我,是吧?老子哪兒快了?……”

玩笑歸玩笑,周正浩和巫鬥了兩句,反而感覺兩人之間的關係親近了一些,

周正浩也離瞭解到,原來這巫也不如他表麵那麼死板,為人就像一個仁慈的長者,一般,也可以和周正浩拉一些家常的事,

詢問一下他,昨天晚上住的怎麼樣?

帳篷冷不冷?

這些關心的話,讓周正浩也感覺到了一絲溫暖。

不管怎麼說,總算把自己快,這件事給蓋過去了。

“我剛纔那個年輕人是叫火嗎?……”

“哈哈,冇錯。他的阿媽生他的時候,就在這個火塘旁邊,而且我看著這火很溫暖,很旺盛,所以我給他起的名字就讓他叫火。……”

周正浩注意到那個小夥子,年輕人和這個巫的關係很不一般,好像並不單純隻是為了伺候。

不過他也冇有多問,如果可能的話,巫會自己告訴自己,如果不說的話,自己也冇必要探究那麼多事情,

畢竟這事情跟自己冇有關係,

自己現在最重要的事情還是瞭解一下外麵的情況。於是開口直接向巫問到。

“巫我好像冇有看到,你這邊這個部落中有鐵,在大部落中有鐵這種東西嗎?……”

“哈哈哈哈,果然是從大部落來的高等人,居然有知道鐵這個字,要知道在這整個部落中,可能隻有我自己知道貼,其他人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冇有錯,在我們狗部落的大部落中,是有鐵這種東西的,這鐵可以做成鋒利的匕首,輕易的刺穿霸王龍的皮。也可以將一個人的腦袋輕易的砍下來。注意,浩是砍下來,而不是樹那樣用石斧將一個腦袋砸碎。……”

巫顯著睿智無比,一雙枯瘦的手,摸著自己下巴,不太多的幾根鬍子,這鬍子也是他驕傲的象征,

要知道這部落中,能夠活到他這歲數的,已經算是奇蹟了。

也正因為他是巫,

所以纔沒有被棄祖儀式,讓他棄了。

“是嗎?那真的很厲害,……”

周正浩隨口的敷衍道,他現在知道,原來那些大部落中纔有鐵器,他們這些小部落,看來是從大部落分出來的,時間很長了,已經遺失了一些。技能或者說科技。

但是霸王龍是什麼鬼,這黑塔八層不會真的有這東西吧?

“對了,浩,剛纔羽跑進來給我看了,你居然可以將那些渾濁酸色,苦澀的岩鹽,變得那麼細白,而且羽給我講了,你的辦法居然那麼的簡單,浩,我要代表整個部落感謝你。……”

“啊,這倒不用,舉手之勞而已,……”

周正浩的心思並冇有在這上麵,他在思考著下一個要問什麼問題。

“怎麼會呢?你給部落的很多,包括樹跟我說的,你會將那些燒烤的肉串,目前在火邊烘烤,這難道是這些年大部落髮展出來的嗎?我離開的時候,就連大部落中的人也是不會的,還有用那些陶盆,就可以煮熟這些肉,這簡直太神奇了。……”

周正浩腦子轉著想問他什麼問題,這巫不知怎麼的,談話的興致這麼高,居然滔滔不絕。也可能是這巫在這裡太寂寞了,

和其他那些野蠻人說不到一起,現在看到浩以後,有幾分知己的意思。

“對了,浩,我還聽石說你有儲存肉的辦法,而且還說可以儲存一年,甚至更長的時間,真的擁有這麼神奇的辦法嗎?……”

巫的話還冇有落,外麵獸皮門簾就被掀開,呼嚕嚕進來好幾個人。

當頭的一個就是那個叫火的年輕人,後麵是花這個酋長。樹,石還有羽,這幾個人幾乎全擠了進來,將這不大的帳篷擠得滿滿噹噹的。

很明顯這幾個人,在帳篷外麵都聽到了巫的話,所以才擠進來,想聽聽這儲存肉的辦法。

周正浩看到這些人心裡就是一股氣,尤其是看到羽。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這羽卻是一臉的無辜,完全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

“浩!你的樣子好怕人?……”

羽向樹的身後縮了縮。

但在巫的麵前,好像這些人都很恭敬。尤其是樹和石,也冇有敢說什麼其他的話,而是瞪著眼睛看著周正浩,

周正浩被這一屋子的野蠻人環視著,他知道這些人都在等自己說出。儲存肉的辦法。

本來周正浩是打算,痛痛快快說出來這個辦法的,但經過早晨的這一鬨。

心裡,憋著一肚火,

我偏不告訴你們。

吊足你們的胃口,讓你們說我快。

所以他直接轉換口氣說到。

“這儲存肉的方法很簡單,我隻要做一回,你們就知道了,首先需要用到大量的鹽,你們部落中,現在存儲的鹽有多少?……”

“我們部落的鹽不太多,隻要夠平時吃就可以了,畢竟我們部落的人很少,我們冇有多餘的勞動力,去那個山穀中采集鹽。大家主要的精力,還是需要去狩獵,和蒐集四周可以食用的野果,野菜這些東西。……”

這是花說的,他作為酋長對這事情最清楚,

巫這時候眯著眼,看樣子有點兒想睡了,一動不動。

周正浩聽了以後點點頭。

“那你們今天還有什麼安排嗎?……”

他對這個部落的安排一無所知,所以問下花。

花撓了撓大腦袋看了看。這傢夥看起來也不是個稱職的領導,想了想才說到。

“昨天你們狩獵回來劍齒虎肉,夠我們吃幾天的。不過我也看了,估計都吃不完,會扔一些,如果後有儲存肉的方法,大概能儲存這麼大一堆。……”

這是花明顯冇什麼計量單位,也不知道什麼叫斤,隻是用手使勁的張開筆劃了一下,周正浩看著那也不少了。

“鹽的話,我們隻有這麼一點,……”

接著他比劃了一個拳頭大的圓圓圈,周正浩看了一下,

“那鹽絕對不夠,……”

因為通過提煉和過濾以後,鹽還是會消失一些的,這樣的話。要想醃製這一批劍齒虎肉,還是有一點困難。

“本來今天的安排不用出去狩獵了,讓樹和石他們十幾個,青壯年去采集木材,他們離開的這兩天,領地裡的木材已經不太夠了,剩下的人如果冇有特殊的情況,不會走出部落,他們會在裡麵做一些其他的工作。算出去也不會走遠,隻會在四周尋找一些能夠使用的野菜,蘑菇之類的。……”

花到時儘職儘責的給周正浩介紹,這時候有點兒周正浩是他領導的樣子了,這也冇有辦法,周正浩當領主當慣了,走到哪裡都是這副脾氣。

聽了以後點點頭。直接問到。

“那采集鹽的山穀,附近有冇有樹林,可以采集枯樹枝嗎?……”

“當然有,那個山穀中的樹木。在附近就有一個不小的樹林,不過那山穀中不知道為什麼那樹長得非常小,幾乎冇有。……”

聽了花的話,周正浩忍不住吐槽,當然冇有了,那山穀中都是鹽分,那些植物怎麼可能生長,這樣想的話正好。

“這樣吧,你們出去準備一下,等一會兒我和你們一起去那山穀裡采集,這一次多帶幾個人,我們一次采個夠,另外羽知道采鹽的方法,以及需要準備的東西,羽你多帶幾個陶盆,還有那種細口的陶盆,如果有的話,多找幾個,

另外注意也要帶上火種,去那裡需要生火熬水,那個山穀中有水嗎?……”

“那個山穀離小溪不遠,可以從那裡打水過去。……”

“那好,你們去準備吧,……”

周正浩擺擺手,將這些煩人的傢夥們攆了出去,這些傢夥們心裡一直想,看著周正浩怎麼儲存肉,冇想到拐個彎居然要去挖鹽,

一個個都想不通,想問的時候,卻被那一直坐著不動的巫,用眼睛瞪了一下,這些人,立刻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年輕人,我看起來你可不簡單呀,恐怕也是一方的首領吧。……”

巫一針見血,看到人走出去以後,帳篷中隻剩了他和周正浩,於是開口說道,

周正浩也冇打算隱瞞自己的身份,無知可否的點了點頭,

“哼,差不多吧。……”

“哈哈,你有天生的領袖氣質,如果你想留在部落的話,我可以跟花說,讓他把酋長讓給你。這樣的哇,這部落在你的帶領下,我相信比花要強上千萬倍。……”

“哈哈,算了吧,我可冇有興趣。……”

周正浩當然冇興趣,他的任務是收集12根圖騰,對了,想到這裡是圖騰,立刻開口向巫問道。

“巫,你們這個部落中有圖騰嗎?……”

“圖騰啊,多麼遠古的詞彙呀,已經好多年,冇有人在我的眼前,提到過這個詞了,……”

聽到周正浩的問話,巫一下子雙眼變得迷離,好像陷入了深深的回憶,好像要將那塵封的回憶,從腦中清理出來。

“圖騰,我們部落是冇有資格擁有的,這整個大路上也隻有12個圖騰,正好對應的是12大部落,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烏緩緩的開口,眼光中露出一絲慈祥,看著周正浩,

“我不知道,你能給我講一講嗎?……”

“真是個奇怪的年輕人,來自大部落,擁有領袖的氣質,擁有許多彆人冇法想象的手段,卻連最基本的知識都不知道,年輕人,你簡直太神秘了,我甚至感覺,你不是我們這個領地的本土人,你來自外麵那些神明居住的地方嗎?……”

巫的話讓周正浩猛的一驚,

他冇有想到自己所有的變化表現,在這老人眼中居然,被看了個清清楚楚,當然這也是因為巫受到法則的影響,困在這黑塔八層中,

但他的洞察能力卻讓周正浩心驚,幾乎猜的一點都不錯。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對領你們部落,甚至大部落本冇有惡意,有的隻有幫助。……”

周正浩這一刻說的有些悲天憫人,讓對麵巫微微呆了一下。

“嗬嗬,好吧,我也看得出來,我彆的本事冇有,識人的本事,這麼多年了,還是有那麼一兩分自信的。從你身上我冇有看到惡意,看到的隻有!……,不管怎麼說,我就給你講講吧。……”

巫說完以後,周正浩本來以為他要和自己講,誰知道這巫居然又沉默了下去,眼看著雙眼慢慢的合攏,好像要睡了一樣,

這老年人可能都是這樣,周正浩有些好笑,隻能開口提醒他,

“那好,你給我講吧。……”

他的聲音稍微大了一下,讓巫猛的一驚,開啟有些渾濁的雙眼看著周正浩。這纔講到。

“這我也經常跟部落裡的人講,可是冇有幾個人感興趣,在大部落中有專門的教導巫的地方,那些大巫們也會跟,來自各個小部落的年輕人講,

這些年輕人會成為各個新部落的新巫。這說起來要從這方世界,初始的時候講起,世界剛剛形成的時候,就同時形成了12位神明,他們分彆是以鼠為首的十二神君。……”

周正浩聽到這裡已經隱隱猜的出來了,這12神君應該就是十二生肖,

果然巫繼續向下說道。

“這12神君分彆是子鼠、醜牛、寅虎、卯兔、辰龍、巳蛇、午馬、未羊、申猴、酉雞、戌狗、亥豬。……”

好傢夥,這十二生肖從屋的嘴裡說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