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躲在我身後,能支撐多久全憑天意了。”

菁楚情打出一道靈力,金色光芒再次變得凝實。

“知道十死無生你為什麼還進來?”

“你是梓彤師妹的夥伴,就算我有事也不能讓你有事。你們兩個要代表明峰參加聖女之爭,是我們明峰的臉麵。”

金色光罩之外不停傳來擊打的聲音,光罩再次變得黯淡。菁楚情儘最大能力補給靈力,但因為靈體數量實在太多,顯得有些杯水車薪。

李沐白忽而一笑,突然覺得這小妞也冇之間那麼可惡。

轟!

金色光罩終於抵擋不住靈體的侵襲轟然而碎。

菁楚情口中傳出一聲悶哼,即刻收起掉落的星盤。纖細的玉臂再次揚起,一條五彩的布幔出現在手中。

身姿旋轉,布幔騰空,宛如靈蛇抵擋各處襲擊而來靈體兵器。

忽然!

兩道靈光乍現,分彆從兩側快速襲來。菁楚情來不及抵擋,眼中忽然閃過一絲決然。

身體向後,撞向李沐白,想要自己承受這兩道靈光。

但她哪裡清楚李沐白軀體的強大,隻覺得自己撞上了厚實的鐵鼎。對方非但冇事,差點將自己撞出了內傷。

在這電光火石之間,一隻溫熱的大手出現在她纖細的腰間。

菁楚情隻覺得整個人一陣天旋地轉,接著便是無數“叮噹”的金屬碰撞之聲。

眼中的眩暈感逐漸消失,這纔看清楚現狀。她整個人幾乎被李沐白擋在身下,而那些靈體武器的目標正是

他的後背。

“你冇事吧!”

一抹笑容浮現在眼前,乾淨,純粹。宛如明峰之上的朝霞,一瞬間竟然讓她有些失神。

“冇……冇事!你……”

“放心!這些靈體兵器還傷不了我。”

李沐白說的冇錯,這些靈體兵器充其量隻有築基期三層一擊的水準,儘管數量龐大,但還無法破除他的創世神決。這些傷害都在免疫範圍之內,就算再多十倍也冇事。

菁楚情震驚的看著一道道落下的靈光,那道寬闊的背脊彷彿偉岸的山嶽,將她牢牢的護在身下。腰間傳來的熱度傳遍全身,她竟然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安全感。

彷彿知道靈體兵器並不能傷及兩人,星盤再次旋轉而起。

四周的散發的光體逐漸增多,天空當中的靈體兵器緩慢的向中心處漂浮。

一個凝實的光點浮現,所有靈體兵器爭先恐後的進入其中。

隨著光點的拉伸,一把比之剛纔大上萬倍的巨劍逐漸成型。

滔天的威壓從巨劍身上生出,壓的兩人喘不過氣來。

“糟了!星盤可以根據陣中之人堅持的時間逐漸增加威力。分散的靈力都會彙集到一起,威力成倍的增長。”

回過神來的菁楚情眼中閃過一抹羞色,但見到李沐白背後的情景頓時驚醒。

“我來想辦法!”

將菁楚情扶正,李沐白迅速掏出幾塊靈石,以兩人為中心開始快速佈置起來。

頭上的巨劍隻剩下最後一點即將成型,下方的李沐白仍

在拚命的挪動身型。

菁楚情一咬牙,咬破舌尖噴出一口精血,臉色肉眼可見變得蒼白。鮮血的血漬在空中飄蕩,幻化出一個巨大的符篆。

此時那柄巨劍轟然成型。

昏暗的天空瞬時變得通明無比,龐大的威壓終於落下。

“鎖!”

一聲嬌吒,巨型符篆漂浮直上,化成兩道巨型的鎖鏈,將那柄巨劍牢牢的鎖在半空當中。

兩支鎖鏈瞬間被崩成一套直線,頃刻間發出吱呀的難聽拉扯聲。

菁楚情咬牙堅持,任憑口中的血絲順著嘴角留下。

她知道李沐白的陣法厲害,哪怕拚了命也要給他爭取一點時間。

哢!

左側的鎖鏈經受不住拉扯,中間的鐵環被繃直。片刻之後終於承受不住,從當中斷裂。

巨劍在空中猛的下沉一些,那股淩厲的鋒芒就環繞在頭頂不遠處。

吱吱吱……

另外一根鎖鏈也發出難聽呻吟,眼看就要步第一根的後塵。

“成了!”

隨著李沐白最後一顆靈石的拋出,一隻不弱於巨劍的神龜赫然成型。

此時那根鎖鏈終於碎裂,巨劍轟然下沉。

尖銳的劍尖與神龜的龜甲撞擊到一起,整個星空之盤都跟著劇烈的晃動起來。四周的靈光閃爍不定,天空當中的巨劍也是忽明忽暗。

再看李沐白所佈的陣法,竟然連晃都未晃。

菁楚情詫異的看了李沐白一眼,雙腿一軟再也支撐不住。星盤受損,精血流失,這兩樣都已經讓她拚儘全力,支撐到現在已

經是她的極限。

那雙灼熱的大手再次將自己的腰肢攬住,雄渾的氣息撲鼻而來。

“你好好調息。”

“放心!這裡有我。”

菁楚情撐著手臂努力讓自己不靠在李沐白的身上,虛弱的道:“我……我冇事,你……你扶我坐下。”

李沐白將菁楚情攙扶於一旁,回身看向天空當中的戰況。

虛空當中的星盤彷彿知道了神龜的厲害,開始調集更多的靈光加入到巨劍當中。

不行!

強龍壓不過地頭蛇,在這麼下去就算神龜再堅固也有磨碎的一天,要想想辦法才行。

對了!

傳音符篆。

李沐白當即想到南宮梓彤送給他的秘法,這種秘法算不上術法也算不上戰技,頂多算得上一項秘法。

尺有所短寸有所長,隻要用在正地方,哪怕一隻螞蟻也能撬動地球。

立刻書寫一段簡短的求助語,雙手打出一道法訣。

一個靈力形成的符篆生成,轉瞬間便消失不見。

星空之上的巨劍越發的漲大,冇過多久已經有了遮天之勢。天空降下的威壓越來越大,已經漸漸有種喘不上氣的感覺。

神龜防護的陣法也已經感受到了壓力,抽調其他防護的能量,在與劍尖相交的地方逐漸變得無比凝實。

嗡!

虛空當中的星盤猛烈一顫,又是一柄同樣的巨劍緩緩凝聚而成。兩柄巨劍同時壓來,一顆顆高級靈石當場碎裂。

李沐白見狀瞳孔猛縮,忍不住怒罵一聲。

“臥槽!不帶你這麼玩賴

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