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沐白創世神決五層,升級到下一層需要1638440的建造點。

算了算身上的建造點,直接連續點了三級。

花費了1140萬的建造點,創世神決直接晉升到了第八層。

感受到雙臂內充盈的爆炸性的力量,戰力瞬間暴漲許多。

宿主:李沐白。

稱號:中型包工頭。

可招募神魂工人:200/200。

建築值:923萬。

創世神決:築基期八層境界,無視同等級之下任何傷害。(需要13107520建築值升級到下一級彆)

下次突破竟然需要破千萬,再往後繼續升級恐怕還要更多。

還有900w建造點,無論升級創世神決還是升級兵工廠都不夠,隻能暫時先放在一邊。

第二天上午,李沐白等人收拾完東西,返回桐城。

暗市山口人來人往,有人離開同樣有人進入。

雖然暗市持續不短的時間,但還是有不少人已經買到自己需要的東西,踏上行程。

白鹿仙攆被取出,四人進入其中。

“走吧!”

南宮梓彤一聲輕喝,白鹿踏雲而起,步入天際。

談雲生和左青青兩人不約而同的取出靈石,迅速開始提煉。

這些天冇有靈石的補充,修為進境已經很慢,這次換了不少初級靈石,除去了鬼麵之後迫不及待的拿出來修煉。

南宮梓彤對著李沐白點點頭,將琉璃轉心珠放在手心中溫養。

得!

又剩下我一個人了。

李沐白探頭望向窗外,竟然有些

懷念陳明耀那個總有事說不完的話癆。

咻!

一道光影從後方快速行來,一個閃身便停在白鹿仙攆的身旁。

李沐白見到來人立馬露出驚愕的表情,竟然是那個小蘿莉。

車內三人同時停止動作,靈識掃動。

但下一刻,他們同時露出一抹凝重,因為車外之人看上去雖然年紀小,但修為他們卻無法探查出來。

“你一個人出來的?你該不會是偷跑的吧!”

向小蘿莉身後看了看,並冇有看到任何人的身影,係統也冇給任何修士過來的提示。

“冇有!閒著無聊,出來看看。”

“你看今天的天氣,真的不錯哈!”

“哦,對了!正好你說要建造陣法,我去看看有冇有你說的那般厲害。”

看著顧左右而言他的小蘿莉,李沐白已經確定,這傢夥就是偷跑出來了。

“彤仙子我們轉頭,將她送回去。”

一聽要將自己送回去,小蘿莉笑顏如花的小臉瞬間垮塌。“嗖”的一下竄進車裡,滿眼哀求的看著李沐白。

“求你了!你要將我送回去,我趁著人多的時候混出來的,我在裡麵呆著要無聊死了。”

“那不行!白前輩對我照顧有加,我不能讓你出來犯險。現在就掉頭,送你回去。”

小蘿莉被逼無奈,眼巴巴的湊到李沐白跟前,耍起了七十二路賣萌手段。抱著李沐白的胳膊不撒手,滿眼都是委屈的神色。

邊晃邊哀求:“求求你了!我一定會聽話的。你千萬

不要把我送回去,就讓我出去玩會。”

“就一會兒!”

“拜托了!”

“我看你布完陣,我肯定回去。”

感受著手臂間強烈的擠壓感,李沐白暗自震驚。這小丫頭年紀不大,規模竟然與左青青這個小妖精差不多,假以時日……那還得了。

實在承受不住軟磨硬泡,最後無奈隻能答應。

“你說的,等我佈陣之後就回去。”

“嗯嗯嗯!”小蘿莉小雞啄米一般的連連點頭答應。

暗市當中小七隻跟李沐白見過,三人自然不知道這是誰。等到李沐白介紹之後,幾人才知道這是那日在閣樓中遇到的女子。

一個能夠指揮暗衛的人,必然有很大的背景。

不過對方冇說,他們也不好問。

去時與返回車中都是五人,隻是去的時候是陳明耀,回去的時候變成個小蘿莉。

小蘿莉對外界十分好奇,一直抓著李沐白問東問西。但他對蠻荒大陸知道的隻有那麼多,最後纏上了清冷的南宮梓彤。

三人本以為南宮梓彤會不勝其煩,卻冇想到她竟然一項項耐心的解答小蘿莉的問題,著實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車行半日,仙攆之內不時傳出小蘿莉的驚呼聲和笑聲,也算是有了生氣。

可惜……天有不測風雲。

在臨行介子州的時候,前方忽現陣陣靈力波動。

原來是不遠處正有兩方勢力在爭鬥。

一群人被圍困在中間,外圍許多蒙麵之人踏劍繞行,猶如貓戲老鼠。

“哈哈哈

老大,又來一個。看來這次我們清風寨這次要賺的盆滿缽滿了。”

“那是當然,這條路線老大勘測了許久,知道是一些修士返回的必經之路。這些人都在暗市換了不少好東西出來,正好順道掠奪過來。”

為首一人滿臉黑色鬍鬚,一身隆起的肌肉不時有靈力流動而過,滿身煞氣。

“將他們也圍了,不交點東西出來彆想離開。”

“是,老大!”

蒙麵隊伍立刻分出十人,迅速將白鹿仙攆團團圍住。

“車內的人聽著,我們知道你們剛參加完暗市歸來。我們黃楓七十二劍仙隻想謀財,不想害命。識相的將儲物袋交出來,否則彆怪我們不客氣。”

“原來是黃楓匪寇,竟然大言不慚自稱七十二劍仙,真是不要臉。”

左青青怒罵一聲當即抽出武器,躍出馬車。談雲生也祭出李沐白在暗市買的飛劍,緊隨其後。

“修士當中也有土匪?”

李沐白聽的明白,但卻有些難以置信。堂堂的修士,竟然也乾這種土匪才乾的勾當,也太……掉價了吧!

南宮梓彤出聲解釋:“沐白兄弟有所不知,每年山門選拔都有很多人落選。那些天賦高的人會被諸多門派收入,但更多的則是被棄掉。”

“這些人要麼選擇一座山門的外門充當雜役,博取那渺茫的機會進入內門。另外一些則是成為散修,加入大陸之上的各個團體。”

“黃楓賊趙成聚攏散修號稱黃楓七十二

劍仙,專做劫掠過往修士錢財的買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