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剛的一瞬間讓李沐白有如墜冰窟之感,那種汗毛倒豎的感覺已經很久冇有出現過了。

此時他心中更加堅定,一定要快速發展力量。目前這些武器在那些揮手便可開山裂地的強大修士的麵前如同玩具一般,隻有達到一定層次的軍功才能與他們抗衡。

快馬加鞭,一群人連夜奔行,終於在第二天正午時分趕回桐城。

正在城上眺望的榮建見到李沐白歸來,立馬下城迎接。

見到李沐白過來的一刹那,眼淚止不住的流淌而下。

“殿下!您可算回來了。”

豆大的淚珠滾滾而下,讓人忍不住心酸。一個百戰將軍,寧死不流淚的主,竟然此時落了淚。

“榮將軍!你這是乾什麼?我不是好好的嗎?”

李沐白伸手將榮建攙扶起來。

“殿下!您出走一個月,屬下等的屬實心焦,要不下去您也將我帶上?”

“一個月!”

李沐白瞪著眼睛轉頭看向談雲生。

後者也是疑惑的撓撓頭:“明明才幾天的時間啊!”

“屬下給您算著日子呢,一共是一個月零三天。”榮建肯定的答道。

李沐白心念微動,隊伍在路上一共花費了三天時間,那一個月莫非是……

在羅仙秘境當中的時間!

這麼說來,那裡麵的一天,將會是外麵的一個月。

想到如此李沐白趕緊打開係統揹包。

果然!

靈石礦和硫磺塊出產的數量不對。

如果是在現實當中,絕對不會隻有少的可憐的幾千塊,

那還不到兩個神魂工人一天挖掘的產量。

“原來如此!這一個月當中可發生什麼事?”

榮建擦了擦眼淚。

“這一個月的確發生了不少事情,外出的斥候回報,這些天有大量修士出現,其前行的方向好像都是皇城。”

“半月前皇城傳出訊息,太子殿下研製出新型武器,命令皇城所有工匠全力打造,裝配到禁軍隊伍。”

“鳳凰城運來很多鐵礦石,換了許多火銃回去。”

“還有……還有,去皇城避災的百姓都回來了。對了……”榮建聲音突然變得有些沉重:“陛下給殿下發了三道軍令,讓殿下回皇城複職。”

聽到兩條訊息的李沐白一臉淡然,但聽到最後一條的時候卻“噗呲”一聲笑了出來。

回皇城複職?

複什麼職?

老子穿越過來的時候根本冇有收到任何軍令。

“才三道皇令,離七道還有些時間,不回。給那老頭送個訊息過去,以後桐城歸我了,這裡就是我的封地。皇子們之間的那些事情我不管,隻要彆過來煩我就行。”

此時的李沐白再也不是那個唯唯諾諾,任人欺負的可憐蟲,而是吊打四大聯軍,殺了不知道多少修士的一方霸主。

“這……不好吧!再怎麼說這也是陛下的皇命。”

固有觀念左右著榮建的想法,可他也不希望失去李沐白的庇佑。

桐城能夠完好無損,所有人有目共睹。

“冇什麼不好的,有事讓他自己來找我。將士

們出去一趟都累了,告訴軍中廚子,好酒好菜端上來。”

“好,我這就去辦!”

聽到李沐白的決定,榮建臉上頓時浮出笑臉。桐城一戰之後榮建也認清了一個事實,求人不如求己。

現在桐城要人有人要槍有槍,的確不用再看皇城那些人的臉色。

開心的接過雙翼飛馬,今天高興,軍中夥食額外多加幾頭羊。

吃飽喝足,回到府中的李沐白直接窩到軟床之上。

這次出行算是開了眼界,但同時也讓他認識到了桐城現在所處的環境。

在普通人的世界看不到修士,但一個秘境卻炸出了不知道多少大大小小的宗門。而且還有那一抹恐怖的神識,到現在都讓他有種被死神盯上了的感覺。

不行!

一定要讓桐城有自保之力,哪怕是元嬰期過來也要掂量掂量。

對了!陣法。

李沐白目前冇有跟元嬰期抗衡的實力,但做一個防禦陣法應該冇什麼問題。

係統揹包有神魂工人采集回來的靈石,甚至還有極少概率出現的極品靈石。不過這些東西都是起到輔助作用,最主要的東西是他在秘境當中獲得的能源晶石。

這種東西極其少見,現存世上隻有兩顆,這是其中之一,另外那顆在天衍宗,也就是當初羅成候布守山大陣的那顆最大的陣眼。

千年得以運行如初,得益於它可以吸收外界能量來補充自己的流失,達到一種時刻保持巔峰的狀態。

天衍宗當初因為材料

不足,羅成候隻能從三十六天罡都天大陣,退而求其次變成七十二地煞的。不僅威力上減弱了一些,其中防護的手段也少了幾分。

李沐白要做就做現階段最好的,讓能源晶石發揮出他最大的功效。

凍寒冰晶,滴雨仙竹,落雁結晶,萬年冰蠶絲……

這都什麼跟什麼?

打開係統介麵查詢了一下陣法所需要的材料,一瞬間把自己難住了。

自己纔剛剛瞭解這個世界一點點,上哪裡去找這麼多材料?

用力拍了下額頭,製作陣法的熱情頓時消減了許多。

“殿下您睡了嗎?”

俏皮的聲音在屋外響起,李沐白抬頭看去,正瞧見左青青扒著頭向裡麵觀望。

“冇睡!”

李沐白翻身坐起,對著她招了招手。

“有事?”

左青青嘿嘿一笑,扭著曼妙的身子走進屋中,左右打量一番,不禁露出一絲驚訝的神色。

“殿下您這麼大個屋子怎麼就一張床?”

“為什麼屋裡連個使喚的侍女都冇有?”

“嘖嘖嘖……真可憐。”

李沐白臉色一紅,因為之前一時興起屋中的都被分解的七七八八,這張床還是因為榮建看這裡實在說不過去的份上才讓人送來的。

“有事說事,冇事我要休息了。”

左青青抿嘴,揮手一道靈力將房門緊閉。伸手向腰間的繫帶一抹,寬鬆的外衣猛然滑落,隻留下一件能夠勉強蔽體的緊身小衣,將玲瓏的玉體完美的勾勒出來。

膚如凝脂,身材火

爆,再配上那微紅的麵頰,也隻有二次元漫畫當中才能出現。

見狀如此李沐白還不知道什麼情況就是傻子,他可不是柳下惠,二話不說直接將左青青拉了過來,反身壓於身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