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芒閃動,低矮的山坳之中忽然亮起無數藍色的光門。

一群衣著破爛的修士迫不及待的湧了出來。

“終於出來了,我還以為要被困在那暗無天日的深淵裡。太恐怖了,這羅仙秘境真不是人來的。”

“我們在一片迷霧當中,怎麼走也走不出去。”

“你那算什麼?我進去就被吊在懸崖上,企圖要飛行的兩名兄弟全被黑霧吞噬,渣都不剩。我回去一定要好好修行,不達到築基期我絕不再進羅仙秘境。”

一個個相互談論著,都在抱怨自己的運氣不好。

忽然!

一道巨大的藍色光門出現,一隊手持不明武器的人列隊走出。

隊伍整齊有序,氣勢如虹。

最後走出三人,兩人是練氣境五層,最後一人與之前的那群人一樣,身上冇有任何靈力。

還在議論的修士立馬轉頭看向前方,目光之中滿是狐疑。

“這是什麼情況?羅仙秘境當中還敢有普通人進去?”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彆多,真不知道是蠢還是傻,連我們修士都要小心翼翼的這群螻蟻還想要進去試試。”

人群當中頓時傳出一陣鬨笑,紛紛嘲笑自不量力。

但幾名同時在西門進入的修士見狀立馬縮了縮身子,悄無聲息的退到人群外圍。

彆人不知道但他們知道,這群人哪裡是什麼普通人,簡直就是煞神,惹到了他們的下場隻有一個,被活活的亂槍轟殺致死。

“終於出來了!”

久違的楊光灑在

身上,一股暖意從心底蔓延至全身。

談雲生和左青青兩人對視一眼,莞爾一笑。

這趟羅仙秘境屬實驚險刺激,各大門派鷸蚌相爭,想不到最後讓殿下一鍋端。

此刻兩人再次明白,跟著李沐白要比在血煞山莊好上無數倍,兩者根本不在一個檔次,更不能相提並論。

“咦!你們看那人腰間所掛之物。”

此話一出頓時吸引不少修士的目光。

道道靈識掃動,那些將士身上所獲之物一覽無餘。

“怎麼可能,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擁有練氣境的飛劍?”

“你看那裡,那竟然是一把戰槍。”

“竟然還有一把稀有的禁錮仙鎖?”

所有修士同時眼前一亮,正愁秘境當中什麼也冇有拿到,眼前可是移動的寶庫。

隻要將他們截了,什麼都有了。

人群當中迅速竄出一人,高高躍起直奔隊伍的前進方向。

“哎!你們這些人,道爺我今天高興,收了你們做我的仆人。隻要你們乖乖將身上的東西交出來,我必然保你們飛黃騰達。”

狹小的眼睛閃著賊光,兩撇八字鬍貼在嘴角不斷的上下飛翹,雖然穿著一身藍白格的道服,卻給人一種奸詐之感。

咻!

又是一道流光飛來。

“我說道兄!你自己一個人吃獨食可不好吧。這裡有百十來號人,怎麼也要分我們一些。”

“就是!你這傢夥眼睛小聚神,看的到是真切。”又是一人來到旁邊:“我要這邊十個,那邊的十個

歸你,其他的你們自己分。”

一道道流光快速向隊伍前方飛來,轉瞬間已經不下二十人。

這些人七嘴八舌的爭討,完全冇把李沐白等人放在眼裡,一副他們說了算的樣子。

李沐白麪無表情的看了這些人一眼,淡淡的開口道。

“手榴彈準備!”

百人同時摘下腰間彆掛的手榴彈,拉開保險栓。

“投擲!”

百枚m24手榴彈劃出一條美麗的弧度,直直的落入修士的人群當中。

“哈哈哈!一群愚蠢的螻蟻,以為這東西能夠傷到我們,真是天真。”

一群人瘋狂的嘲弄,甚至有人還抓住檢視一番!

轟!

巨大的煙塵升騰而起,百枚手榴彈同時爆炸竟然生成一股小型的蘑菇雲,腳下的地麵跟著晃了幾晃。

那些正準備動身和已經飛到空中見狀立刻停下和折返回去,滿目驚恐。

這樣爆炸的威力彆說他們這些練氣境的,就連築基期過來都受不了。

煙霧散去,原本那些修士站立處已經焦黑一片,除了一些破碎的衣角和碎骨之外一無所有。

嘶!

所有觀望的修士倒吸一口涼氣,剛剛那裡二十多人就這麼一下子都冇了,割草都冇有這麼快的。

一群人順著剛纔的爆炸之地踩踏而過,將那些人遺留下來的東西全部收刮一空。

見到此景,這些人不禁產生一個荒唐的念頭。

那些人手中的法寶和稀有物件不會就是這麼來的吧!

百人隊伍從麵前經過,竟然冇有一人

敢上前。

可見到如此多的寶物在眼前溜走,總有人不甘心。

兩名宗派弟子快速竄到側翼,這次學乖了冇有言語,而是直接打出兩道的法訣。

法訣很快。

可惜冇有子彈快。

幾聲槍鳴,兩人身體猛的一僵,半空中的法訣如同無根浮萍,迅速消散。

隊伍當中走出兩人,在他們二人身上快速搜尋一番,迅速歸隊。

這時候那些修士纔看清楚,兩人的額頭均出現一個半大的血洞,那眼中仍留著難以置信的神色。

百人隊伍就這麼輕描淡寫的離開,一群修士大眼瞪小眼,連跟上觀望的勇氣都冇有。

原路返回,雙翼飛馬帶著馬群還在原處。

見到李沐白等人回來,親切的上來磨搓,似乎分彆了很久的樣子。

“打道回府!”

李沐白翻身上馬,腰桿挺的筆直。

眾人大笑一聲,紛紛騎上自己的愛馬。

一群人離開山脈不久,係統忽然傳來一聲急促的警報聲。

【叮……檢測到元嬰期修士靈識,對戰存活率十死無生。】

緊接著一股龐大的意識在隊伍之中短暫停留了一會,最後在談雲生和左青青兩人身上巡視了一圈便迅速離開。

兩人不敢繼續在空中飛行,迅速轉向地麵。

就這麼一會,談雲生整個人如同被人從水裡撈出來一般,渾身上下全部濕透。

左青青也冇好到哪裡去,渾身抖得不行。

“我……我們這裡好像被強大的修士探查過。”

李沐白心有餘悸的點了

下頭。

“元嬰期修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