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沐白收勢起身,正是八極拳威力最大的幾招之一貼山靠。

地麵之上的火雲散人眼中滿是難以置信之色,胸口大片的凹陷進去,手腳錯位,身上多處斷裂。強橫的軀體是他引以為傲的資本,現在卻被一個冇有靈力的普通人打成這樣。雖說自己吃了大意的虧,但對方這些戰技實在太強了。

震驚的不隻他一人,而是所有看向這裡的修士。

隨手可以滅殺練氣境的強橫人物火雲散人,就這麼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這也太扯了。

對方可是一個冇有靈力的普通人!

黃城眼中亮起濃濃的希望之光,此刻他們已經是強弩之末,想不到還可以絕處逢生。

“所有將士聽令!”

李沐白一聲令下,百名將士同時向前踏步。

“所有修士,一個不留!”

剛剛燃起希望的那些門派修士再一次露出絕望之色,不管散修還是李沐白,他們都不可能活著出去。

不過他們心中滿是疑惑,這些螻蟻真的可以對他們造成傷害嗎?

一個李沐白已經是異類,總不能這百人都是這樣吧!

迴應他們的不是拳頭,而是槍聲的轟鳴。

百人小隊有默契的站定,手中的sks間歇不斷的噴發。

練氣境修士的護體罡氣根本擋不住激發彈藥的傾瀉,一瞬間便被打成了篩子。

“你們這群低賤的螻蟻怎麼可能破得了我的玄金甲?”

回答他的是幾枚m24手榴彈,一陣轟鳴過後連同閃耀的法寶

一起變成了碎末。

看到手榴彈爆炸,心中正在暗自竊喜的黃城臉色猛的一僵。

一股濃濃的怨恨之色在麵部浮出。

“是你……這一路都是你在搞鬼?為什麼?”

李沐白晃了晃肩膀,偏頭看向持筆散修:“我先解決他,一會再讓你死的明白。”

“中!”

一道聲音在身旁響起,不知道什麼時候那個閉目打坐的散修已經站起身,一條赤紅色的繩索出現在手中,繩索的另外一邊則是套在李沐白的身上。

“哼哼!不管你是什麼人,隻要中了我的封魂鎖都會禁錮你的身體,享受抽筋扒皮之苦。”

“是嗎?”

淡淡的身影逐漸變得凝實,出現的位置正是那人身後。

咻!

一道巴掌拍下,那人立馬揚手抵擋。

轟!

身體驟然摔倒,強大的力量將他整個人震的橫了過來,重重的摔到地上。剛剛穩定的傷勢再次崩裂,口角噴出黑紫色的血水。

右腳抬起,猛然向下一踏。

哢!

持筆散修的身體忍不住劇烈的抖動了一下,一股冷汗順著額頭滾滾而下。

這種近身搏殺在修士當中極少,因為太過危險。可這種給人的衝擊力卻是最大的,拳拳到肉,斷骨碎肉的最能刺激著人的大腦,也最能直觀的彰顯戰力。

他明白,自己就算在未出手時候的巔峰狀態也不是李沐白的對手。

咕嚕!

喉嚨不自覺的滑動,持著毛筆的手竟然開始微微顫抖。

眼角的餘光掃過看一眼火雲散

人和李沐白身前的修士,竟然做出來讓所有人都震驚的事情。

“我……我甘願退出,能不能……”

“不能!”

李沐白笑笑,身影逐漸變淡。

砰砰砰!

想象中的攻擊冇有受到,反而是一連串的槍鳴之聲。

筆桿滑落,麵容驚恐,胸前已經變成了馬蜂窩。護體罡氣連反應的時間都冇有,瞬間碎裂。

洛雲書身後,李沐白身影快速出現。

如同提小雞一般將他提起,轟開天水閣所剩不多的修士隊伍走到左青青麵前。

“青青!這小子你想怎麼處置?”

左青青麵色一怔,略帶一絲猶豫。

“殿下!他是天水閣門主的兒子。”

洛雲書立馬眼睛一亮,忙不迭的連連點頭:“對對對!我爹是天水閣門主,隻要你們將我放了,榮華富貴享之不儘,修煉資源也源源不斷。”

李沐白微微發力,洛雲書臉色立馬變的醬紫,連呼吸都顯得異常困難。

“我冇讓你說話!”

旋即轉頭看向左青青:“你放心!有事我擔著。既然你跟著我,我就不允許我的部下受到欺負。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但我可不是君子,我報仇……一天到晚。”

左青青麵露感激,但眼中還是透露著一絲猶豫。

“想那麼多乾什麼?向上攀登就要有一顆無畏的心,你如此畏畏縮縮,何時才能攀上巔峰?”

左青青渾身一震,宛如一盆清泉在炎熱的夏日,從頭淋下,心中一片清明。

雙手彙集捏出一把巨

劍,不由分說直接捅入洛雲書的丹府之中。

肆虐的靈力將他的身體全部撕裂,到最後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生命在一點點的流逝。

做完此事之後,左青青立刻閉目盤膝。

李沐白的一番話如同醍醐灌頂,讓她感受到了五層的瓶頸的存在。索性就趕緊利用這個機會突破,達到更高的層次。

談雲生眼中閃過一絲羨慕的神色,他的瓶頸也不遠的,但左青青追的屬實有些快,他也感到了一絲緊迫感。

轟!

一聲巨大的轟鳴在天空中響起,整個空間都跟著顫動幾分。

所有人下意識的抬頭,但看到的隻是平齊的屋頂。

“書兒!是誰殺了我兒?”

“不管你是誰,讓我尋到你,必會將你五馬分屍,抽筋扒皮……”

“我要讓你魂飛魄散!”

聲聲怒罵宛如在天際一般,但所有人都能聽得出來,這聲音在這座空間之外。

感覺上十分神奇,但又說不出原因。

裡麵的戰鬥已經接近尾聲,所有修士在士卒的清繳下死的七七八八。隻有一些中彈倒地的苟延殘喘,但也逃不過索命子彈的補槍。

“你去清繳一下,務必要做到斬草除根。”

談雲生點頭,靈識散發而出,幫助士卒尋找那些修習隱藏之法的修士。

李沐白抬眼,看向平台之上的最後一人,黃城。

此時的黃城正用殺人的眼光看著李沐白,那赤紅的眼睛之中透露著無邊的殺意。

“我血煞山莊可曾得罪過你?

“數百萬臣民的生命因為你血煞山莊而死,這個理由……可夠?”

李沐白走到黃城身前,居高臨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