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方妖孽?膽敢攔我去路,死!”

黃城亮出洞玄鞭,揮手便是一道金色的光鞭打去。

金色的光芒將前方的黑暗驅散,隻見前方不遠處的一個平台之上,一隻渾身漆黑的巨大蜈蚣扒著平台的邊緣直立而起。

長而鋒利的螯足一張一合,兩道如同精鐵一般的觸角在空中不斷搖擺,碧綠的液體隨著聲聲怒吼而滴落石台,升起片片青煙。

啪!

快如閃電的洞玄鞭一擊打在大蜈蚣的腹部,堅硬的軀殼立馬崩裂而起,黑紅色血漬流淌而出,悲鳴陣陣。

“區區孽畜竟然膽敢攔我去路,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眼見一鞭便在大蜈蚣的身上開了口子,黃城心中越加得意。抬手揚起數道光影,攻勢更加淩厲。

金色的光影在漆黑的洞中閃耀,但卻隻能照亮周圍數米見方的位置。整個道路之間彷彿被一層迷霧所籠罩,連光都無法穿透過去。

數道巨大的悲鳴之聲響起,前方的大蜈蚣不甘的倒地。兩條觸角和巨大的肢體連連抽動數下,便眼睜睜的化成一灘綠水。

“黃長老神功蓋世,區區一條孽畜,三兩下而已。”

“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竟然敢攔黃長老所帶的隊伍,這下好了,死了吧!”

眼見大蜈蚣死亡,眾人毫不吝嗇自己阿諛奉承的本事,捧的黃城是心花怒放。

右手微揚,一個鞭花在空中蕩起,旋即回到黃城手中。

雙臂揹負,神態當中帶著一絲得意。

“先到前方平台,觀察下週圍情況。”

黃城話音落下,剛剛探路的兩人立馬明白意思,再次脫離隊伍走在最前方。

眾人來到剛剛大蜈蚣所在的平台,石台上麵此時已經是坑窪一片,被剛剛的蜈蚣毒腐蝕的到處是洞。大蜈蚣的地方已經消失,露出下方的一截台階。

此處台階並非向上而是向下,伴隨著一望無際的黑暗,猶如通往地獄深淵一般。

“這……這是通往哪裡的?怎麼羅仙秘境竟然會如此陰森?”

“不清楚!之前與師叔前往之處宛如世外桃源一般,也冇有這麼恐怖的怪物。”

“黃長老,前方階梯之上的霧氣竟然能夠阻隔靈識,我……我們下是不下?”

這些修士紛紛露出遲疑之色,將目光投向此次探索的主心骨,黃城身上。

反觀李沐白帶來的百名將士,皆是神色如常,目光堅定。他們心中雖會有些擔心,但一想到李沐白在他們中央頓時就覺得冇什麼可怕的。

戰場之上連死都不怕,麵對黑暗又算得了什麼?

黃城眉頭微皺,一聲冷哼。

“下!區區一個孽畜將你們嚇成這樣,還如何能夠修煉有成?求仙之道一路荊棘,莫要讓恐懼支配你們的心。”

一番話說的眾修士臉色羞紅。

隊伍前行,隱藏在人群當中的李沐白冷冷一笑,霧氣阻隔靈識探查?那豈不正是自己的好機會。

月黑風高殺人夜,如此“良辰美景”不做點什麼都對不起

自己。

心中不禁暗暗冷笑,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是真正的恐懼?

石梯不大,大概半丈見方,周圍冇有任何扶手和欄杆,如同懸在一片黑暗的空中。

不時有幾名修士打出火球和光球向下照射,可週圍一直有濃鬱的霧氣環繞,探照的光芒有限,目及之下除了一片漆黑再無他物。

寂靜而漆黑的空間當中隻能聽到人群腳步迴響和快慢不一的呼吸,除此之外再冇有任何聲音。

單調而壓抑的氣氛讓人感到心煩意亂,人群當中漸漸有人沉不住心思。

驀的!

修士的隊伍後方出現一道人影,一道白皙的手臂攀上一人肩膀。

接著就聽到清脆的響動。

“哎!藍衝,你怎麼不走了。”

一名修士回頭,發現跟在自己身邊的那名修士忽然僵在原地。

前方的人群聽到聲音立刻回頭。

此時名叫藍衝的那名修士忽然頭一歪,身子一栽,墜落到下方的黑暗當中。

“怎麼回事?”

隊伍驟停,黃城回頭詢問。

發現藍衝死亡的那名修士臉色煞白,瘋狂搖頭:“我……我……我不知道,剛……剛剛我隻……隻是碰了他一下。”

黃城再次看向隊伍最後方的談雲生和左青青兩人:“你們看到什麼了冇有?”

兩人同時搖頭。

黃城狐疑的看向藍衝死亡的位置,眉頭緊皺。靈識的限製讓他隻能探查周邊三步的範圍,超過這個距離他完全感知不到。而談雲生和左青青的隊伍就在

藍衝的身後不遠處,有事情能夠第一時間見到。

“黃……黃長老!我總……總感覺有什麼東西在我後背上。”

前方探查的一人忽然開口,眾人立刻轉頭,一個個忽然露出驚恐的神色。

他們分明看見,一個淡淡的身影正在他的身後消失不見,隔著霧氣和漆黑的階梯唯一能夠看清楚的那一口森白的牙齒。

“君庭你不要動,照明!”

黃城抽出洞玄鞭握在手中,雙眼緊緊盯向一處。

兩道紅光頓時升到空中。

可此時那人的後背一片空白,哪裡還有任何影子?

“你……你們怎麼了?”

見到同伴和黃城如同見了鬼一般的緊張,君庭頓時覺得渾身都有些不自在。

“什麼味道?”

君庭鼻子抽動兩下,立馬轉身查探。

轟!

一聲巨大的轟鳴聲音響起,腳下的階梯都跟著震了幾震。

一片血雨迸濺而起,濺射到前排人一身一臉。

眾人再看,原本君庭站立之處隻剩下無數血塊,跟他一起探查的那名修士被衝擊波震出老遠,死死的抓著石台的邊緣,險些掉落下去。

“劍!”

胸口處一道飛劍竄出飛到腳下,那人騰空而起。

眾人見狀不禁鬆了口氣。

可還未等他們這一口氣喘勻,黑暗當中響起一陣尖銳的厲嘯之聲。

數道黑芒在空中劃過,將那人連人帶劍捲入其中。

令人毛骨悚人的慘叫聲和骨骼碎裂的聲音在寂靜的黑暗當中顯得異常清晰,所有人情不自禁的蠕

動了一下喉嚨。

黑芒散去,細小的白骨碎末散落而下。

羅仙秘境禁止飛行,這句話他們終於有了最深刻的認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