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咳咳咳……”

黑龍大怒,一口鮮血嘔出。鮮紅的血液當中侵染著一絲絲詭異的黑色絲線,片刻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吞天神色凝重,因為剛剛的一瞬間他感受到一股極其陰冷的氣息,那股氣息與羅刹海深淵當中的簡直一模一樣。

“你不是鬆獅,你是誰?”

鬆獅眼中的一團黑此時已經化開,整個眼睛完全一片漆黑。讓人恐怖的氣息從它的身上發出,穀底之中盤踞的那些巨獸似乎察覺到了危險,大氣不敢出。

四肢站地的鬆獅竟然雙腳並立而起,前爪交叉,神色高傲。

“低賤的種族不配知道我的名字,如果你想要臣服於我,可以叫我邪王。”

轟!

一道巨大陰影沖天而降,將冇有防備的鬆獅抽入山體之中。

吞天立刻抓起黑龍,頭也不回的衝出穀底。

山體震顫,崖壁轟然碎裂,鬆獅一臉狂怒的從裡麵走出。

可原本吞天和黑龍站立處找已經人去樓空。

漆黑的雙目散發著攝人的凶光,陰森的吼聲從穀底響起,似乎在抒發著自己被耍的不滿。

整個萬妖穀當中一片寂靜,針落可聞。

吞天帶著黑龍亂竄,如同無頭蒼蠅一般,不知道該去哪裡。

而且黑龍的身體不停打著擺子,臉色白色嚇人。

“大……大哥!我……我很冷。”

青黑色的絲線在黑龍四周環繞,相隔幾米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冰寒。

吞天麵露苦色,妖獸都是靠著自身的能力癒合

就算他斷了一隻手也是如此。可黑龍這種他真的不清楚,也不知道怎麼辦。

天邊忽然閃過兩道光影,吞天忽然眼睛一亮。

“你先等等,我馬上回來。”

吞天立刻朝著兩道光影的方向迎了上去。

來人一老一少,正是要去桐城的黑無常和小七。

兩人見到吞天過來露出警惕之色,吞天雖然受了傷,但修為依舊在。一個不熟悉的超級高手過來,勢必要小心一些。

“兩位朋友能夠幫幫忙?我一位兄弟受了些傷,能夠去看一下?”

黑無常悄無聲息的將小七護在身後:“行吧!你帶路。”

吞天大喜,手指向下一指,身形率先奔出。

“小心一些!”

黑無常對著小七囑咐了一句,隨即也跟了下去。

兩人跟著吞天來到一處,此時黑龍麵色已經變成青白一片,雙臂環抱口唇慘白,嘴中還不停吐著寒氣。

“竟然是你!”

小七認得黑龍。

“你認識?”黑無常疑惑的看向小七。

“當然認識!上次我去萬妖穀取師尊早年遇到的那塊靈晶,被大蜥蜴堵著。後來沐白哥為了救我們,差點被他的黑炎燒死。”小七氣鼓鼓的看向黑龍,一副深仇大恨的模樣。

吞天知道此事,立馬給兩人行了個禮。

“當時是我兄弟魯莽,我替我兄弟給這位姑娘賠個不是。”

黑無常當即反應過來:“兩位莫不是萬妖穀的吞天妖王和黑龍。”

“正是!”吞天抱拳。

“為何落得如此?

吞天搖頭苦笑:“在羅刹海當中被李沐白所傷,在穀中療養。趁著我們哥倆有傷在身,被一位妖獸所傷。”

羅刹海的事情眾多勢力三緘其口,就算暗市坊也隻能探聽到一點點訊息而已。

看來那小子在羅刹海當中也做了不少事,竟然能將吞天傷了。

黑無常不禁暗暗豎起了大拇指。

來到黑龍麵前簡單的看了一下,卻隻覺得一股強烈的寒意撲麵而來。

一瞬間將他渾身浸透,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世間怎會又如此陰冷之物?古怪至極!”

“我兄弟被那頭鬆獅所傷,這股寒意與他身上的如出一轍。”吞天適時提醒。

黑無常掏出一顆療傷藥給黑龍服下:“吃藥能夠緩和傷勢,不過想要完全治療還要等上一段時間。我們要去桐城,不如你帶著你這位兄弟一起,到了那裡我再好好看一看。”

“這……”

一聽桐城吞天頓時犯了難。

兩人身上的傷勢都是因為李沐白,到那裡完全就是羊入虎口一般。

可要是不去的話……

吞天看著不停打著擺子的黑龍,最後咬了咬牙。

“好!我跟你們一起。”

黑無常暗暗鬆了口氣,到了桐城有李沐白的壓製,就算吞天想怎麼樣也翻不了天。在這裡的話,他和小七加在一起也不是吞天一隻手的對手,他不敢賭。

四人立刻啟程,直奔桐城方向。

飛行了半日,已經到達了桐城境內。

見到四人過來,數架呼嘯而來的戰

機疾馳而至,在幾人身旁盤旋。

“來者何人?所謂何事?”戰機當中傳出詢問聲。

“暗市坊黑無常,來此拜會李城主。”

“原來是暗市坊的黑前輩,請!”

數架戰機列出隊形,伴飛在幾人身後。

看著這些身如閃電的戰爭機器,黑無常雙眼放光。他來此的目的就是想要見識一番這種可以與修士抗衡的科技,現在看來自己還是低估了桐城的軍備。剛剛這些戰機飛來的一瞬間,速度比他們這些修士還要快,快的離譜。

四人在戰機的護送下飛臨桐城,從高處向下看去,才能見識到桐城此刻的震撼。

這裡雖然冇有如同仙家洞府一般的神仙美景,但卻處處透露著科技和氣息。四周城池邊上環繞的鋼鐵巨物,翱翔在空中的戰機和武裝直升機,不時接送投靠過來百姓的大型運輸機,每一樣都與修士的世界格格不入。

但就是這種東西,卻能夠輕易打破修士修建起來的數百萬年平衡。

此時城中三道人影升起,向幾人飛來。

四周護衛的戰機立馬一個旋轉,從四周快速飛離,消失在藍天當中。

“黑前輩遠道而來,有失遠迎,恕罪!”

爽朗的笑聲響起,李沐白等人出現在幾人麵前。

“沐白哥!”

一聲帶著驚喜的歡呼聲,小七的身形一閃,一頭紮進李沐白的懷抱當中。

“小七!”

李沐白看著懷中的小美女,心頭微微一顫,往日的一幕幕如同泉水一般

湧上心頭。

摸了摸小七的腦袋,柔聲問道。

“好久不見!你還好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