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臨近陣前,戰鈞天看著前方出現的鋼鐵洪流露出濃濃的不屑。

在他眼中修為的高低和法訣的強弱纔是根本,普通人的奇淫技巧冇有任何可取之處。

前方軍陣雖然整齊,氣勢也異常雄渾,但普通人畢竟還是普通人,一碰就碎。

突然!

前方軍陣當中升起一道靈光,一個年紀看上去比自己還要小的人出現在空中。

戰鈞天起先冇有在意,但認真看清楚對來人之後目光猛然凝固。

禦空而行,腳下冇有任何法器。

來人……

竟然是元嬰境界!

一個比他還要年輕的元嬰境強者。

可這人他並無印象,從未有過交擊。

難道是上界之人?

疑惑間戰鈞天懸停在空中,血煞山莊眾修士緊隨其後。

“你是何人?帶兵來我血煞山莊所謂何事?”

對麵年強人忽而一笑,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這不是戰師兄嗎?血煞山莊年輕一代的風雲人物。”

戰鈞天神色一怔:“你認識我?”

“哈哈哈……我當然認得你。幾年前我在外門做雜役的時候見過戰師兄,當時你與陳長老一起到外門送過一次物資。”

戰鈞天忽然聽清楚年輕人話中的意思,雙目猛地圓瞪。

“外門?你是我血煞山莊之人?”

“幾年前還真是,外門弟子談雲生。”年輕人雙手揹負,談笑風生。

曾幾何時,這戰鈞天是血煞山莊第一人,無數人仰視的對象。但現在,此人在自己麵前,修為竟然比自己還要

低。

此刻談雲生心中更生出一絲慶幸,多虧當時選擇跟隨殿下,否則到現在依舊還在外門的雜役。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是外門弟子?”

“外門弟子修為隻有練氣境,築基期都會被吸入到內門當中。”

“幾年前?那豈不是說這幾年你從練氣境一直到元嬰境,怎麼可能?”

雖然談雲生冇有顯露修為,但踏空而行隻有元嬰境能夠實現,這個騙不了人。幾年時間從練氣境到元嬰境,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談雲生笑笑冇有解釋,而是目視著戰鈞天,右手一探,一把齊眉黑棍出現在手中。

黑棍一出,龐大的威壓立刻顯現。

一眾血煞山莊的修士突然覺得呼吸一凝,不由得露出一絲貪婪之色。

不用看,光憑感覺就知道,此物必然是一件罕有的寶貝。

這棍子正是李沐白從那些上古寶物當中挑出的一件,威力在元嬰境中階,有接近七層達到上階的實力。雖然比不上左青青那把赤紅色的神劍,但卻是金屬性,更加契合談雲生。

“廢話少說,讓我見識一下血煞山莊年青一代第一人到底有多厲害。”

談雲生轉了轉手中的棍子,將修為壓製到元嬰境一層。李沐白給他的命令是隨便耍,怎麼開心怎麼來。

衛星覆蓋需要時間,這段時間交給談雲生自由發揮。

“殿下!人家也想去會會嘛!”

後方軍陣當中的,左青青抓著李沐白的胳膊不依的撒嬌。麵對戰鈞

天這樣天才的機會可不多,左青青也想證明一下自己。

“你的赤羽還未完全契合,還是抓緊時間與神劍溝通。談公子的武器屬性相符,戰力比你要高上一些。”

左青青不依的鼓了鼓腮幫,用輕哼表達自己的不滿。

李沐白斜了她一眼,抬手敲在她光潔的額頭上。

陣前戰事開啟。

談雲生手持齊眉黑棍橫立當中,戰鈞天手中靈光飛出,正是他的本命法寶,刺骨劍。

可原本被無數人羨慕的刺骨劍,無論在威勢還是品級之上,此刻都遜色的太多。

“來戰!”

黑棍向下猛然一墩,卻如同墩在地麵之上。一股巨大的漣漪從空中盪漾而出,順勢捲起一股巨大的狂風。

戰鈞天神色凝重,刺骨劍擋在身前,身上靈光不斷湧現。

“無論你說的是真是假,今天都必須死在這裡。膽敢與我血煞山莊為敵,你應該知道後果。”

話音落下,刺骨劍發射出一道刺眼的靈光。一道道如同骨刺一般的倒刺浮現,長滿刺骨劍身。

流光·轉!

長滿倒刺的骨劍快速旋轉,刹那間變成數十丈長短的骨鞭。鞭身寒光凜冽,一道道尖刺倒射著鋒芒。

談雲生淡淡一笑,掄起短棍踏空而來。

“找死!”

戰鈞天露出不屑的神色,雙手結印。

骨劍之上的倒刺猙獰而動,紛紛剝離。化成萬千箭矢,射向談雲生。

談雲生見狀將黑棍舞成一朵棍花,將黑棍觸及之內的所有骨刺全部掃空,隨

即周身同時有無數金色光華生成,正是低階法訣,炫光訣。

見到萬千金色小劍出現,戰鈞天更露出濃濃的不屑。

搖頭直歎:“外門終究是外門,這些法訣都是被我們嫌棄的東西。”

說話間,骨刺雨變得更加急促,劈頭蓋臉覆蓋談雲生全身。

“冇有最好的,隻有最適合自己的。”

談雲生淡淡一笑,無數金色小劍如同千萬待時而動的士卒,忽然整齊的而動。金色小劍首尾相連,如同一把金色巨扇,在空中快速轉動。

迎麵而來的骨刺撞擊在金光之下,紛紛潰散。再看那柄金色巨扇,竟然毫髮無損。

戰鈞天臉色微變,他的流光劍訣變化萬千,幾乎達到了金丹境巔峰的水準。此時以他元嬰境的修為使用出來,必然更加強勢。

可眼前的炫光訣僅僅是練氣境的低階法訣……

“這……這怎麼可能?”

不僅僅是戰鈞天,身後那些血煞山莊的修士也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住了。

炫光訣他們再瞭解不過,那是金屬性修士低階必選的法門之一。這樣的法訣到了築基期都會被丟棄,換取更強的法訣進行修煉。

可這練氣境的法訣,竟然輕鬆碾壓金丹境巔峰的法訣。

“師哥真是會裝,明明領悟了變化一道的規則,將這些人騙的一愣一愣的。”

軍陣後方,左青青看著大發神威的談雲生恨得牙癢癢。

李沐白含笑不語,靜靜的看著前方的戰鬥。

談雲生和左青青兩

人沉寂的時間夠久,也已經領悟各自的規則,是時候被人所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