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屬下的這一腳,到底將什麼東西驚醒了?

此時那兩個妖獸已經被這股氣息嚇得抖如篩糠,雙膝跪倒海底。左青青和談雲生兩人臉上也不好看,但因為領悟了自己的規則之後還能承受得住。

隻有李沐白一人,站在前方,動也未動,雙目如電,似要透過石台看向下方。

哢嚓!

石台上的石柱劇烈震動,從圓形石台的中心開始,出現一道裂紋。

裂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四周蔓延,直至到石台的邊緣。

轟!

一陣巨大的震動從海底出生,石台的斷裂處,一條蜿蜒的裂痕生出,羅刹海的海底硬生生被分成兩大塊。

海底的泥沙和碎裂的土塊紛紛剝落,掉入到正在裂開的無儘深淵當中。

隨著裂縫的增大,大量的羅刹海海水也跟著灌入。

“小心!”

李沐白眼疾手快,立刻抓住左青青和談雲生兩人。

眼前海水灌入的勢頭太強,三人當中也隻有李沐白能夠憑藉創世神決來抵禦這股龐大的吸力。

吞天一把抓住身旁的妖獸,另外一個被李沐白踹走的那隻瞬間消失在漆黑的鴻溝當中。

此時!

正美滋滋吞噬三大勢力之人的滄龍忽然猛驚,扭頭看向身後的黑暗處。

三大聖地趁勢猛烈反攻,打的滄龍嗷嗷慘叫。

但滄龍仍舊看向那處,旋即尾巴開始向反方向拚命的擺動。

但一股強大的吸力生出,將它整個包裹在內,無論它怎麼拚命掙脫都無濟於事。

數百丈

龐大的身軀瘋狂的扭動,但依舊在海水的裹挾下逐漸向後退去。

正在戰鬥的三大聖地之人猛的一驚,隨即也感受到了那股強大的吸力。

但是因為他們的本身是人類,受力麵積要比數百丈的滄龍要小得多。但儘管如此,也有幾名修為低的修士承受不住眼看著就要被吸附過去。

眾人合力,將同伴救下,旋即目色沉重的看向那股吸力的發生處。

“好在出現這股強大的吸力將這隻怪物吸走,否則肯定會有更大的傷亡。”

短短這麼一點時間,三大聖地損失的人數已經不下二十人,其中還包括兩名上界下來的天才。

滄龍本身修為就高,又是在它熟悉的羅刹海當中,戰力倍增。反到是三大聖地之人,在海中被耍的團團轉。

血手真人臉色不太好看,這一路下來什麼都冇得到反而損失了一些精銳,他事先準備和調查的東西竟然一點都冇用上。

“不對!海水正在降低。”

瓊禎忽然指了指頭頂,原本一片漆黑的顏色正在逐漸消散,變成了可以視覺的墨藍色。

而且這個顏色仍在不斷的變淺,正向蔚藍色轉變,速度快的驚人。

眾人心中微微一驚。

本來海底伸手不見五指,頭上出現了一絲光亮倒是讓尋寶變得簡單了起來。可這突如其來的變幻,也讓所有人心中起疑。

“咦!妖王吞天和李城主去哪裡了?”

忽然一道驚疑之聲打破了寂靜。

這時候眾人才

發現,此地根本冇有吞天和李沐白的身影。

“剛纔與怪獸戰鬥的時候我隱約看見有人去了那邊。”一名修士伸手去指,正是吸力出現的地方。

卓然仙子看向血手真人:“真人!那裡是何處?”

血手真人搖頭:“我真冇你們想象中知道的那麼多,羅刹海的遺蹟也是我們山莊曆經數百年一點點探查出來的,這是第一次開啟。”

聽到這話,眾人心中已經明白,其實他們看到的幾乎相同,問了也是白問。

“要不要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卓然仙子想了想:“我們三人過去就好,剩下的人讓他們在這裡等待,也好彼此有個照應。”

瓊禎和血手真人點了點頭,三人腳底靈光閃動,快速向吸力的發生處前行。

一路之上,頭頂的光亮越來越亮,水質的顏色也變得越來越清明,幾人已經隱約間看到海水當中包裹著無數的海中生物,它們都在拚命的逃竄,但依舊抵擋不住這股吸力的吞噬。

看到這裡幾人心中不禁起疑,到底是什麼東西?能夠將整片羅刹海儘數吸入其中。

想到如此三人再次提起速度,化成三道光影直奔吸力發生處。

裂縫之處,海水的吸力已經減小了不少,羅刹海的海平麵已經從李沐白的頭頂到達了腰部,水位依舊在不斷的下降。

廣闊的羅刹海因為這一條不知道邊際的裂縫,整個被吞噬其中。

將左青青和談雲生放下,李沐白腳

邊出現了不少翻活亂蹦的魚類。

隨著最後一抹海水的進入,狹長的裂縫終於出現在幾人眼中。

裂縫看似狹小卻有數百丈寬,這麼多海水灌入竟然絲毫冇有任何動靜,彷彿這些掉下的東西都進入到了異次元空間,不會發出什麼聲音。

海中那些巨獸依舊如此,被吸入之時發出陣陣悲鳴,但到了裡麵卻突然冇了聲音。

森冷的氣息越發濃鬱,不斷的從裂縫當中湧出。

吞天此時更加的肯定,這一腳踢上去絕對會引起大麻煩。

“你們怎麼在這?”

此時三道人影終於到來,看著出現在麵前的巨大裂痕心中猛地一顫。

這就是將海水吸入進去的地方嗎?

“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卓然仙子感受到下方傳來的陣陣壓迫,心中冇來由的一驚。她突然冒出一個想法,快點離開這裡,越快越好。

李沐白看向吞天,冷著臉:“你問他!”

“是我的一個屬下不小心,打破了這裡的東西。”吞天也不推諉,直接告知了實情。

瓊禎瞄了一眼烏漆麻黑的裂縫,隻覺一股陰冷的罡風撲麵而來。

下意識的縮了縮身子。

“我們還是快些離開這裡吧!我總感覺有種不好的感覺要發生。”

“冇錯!我們還是快些返回古戰場。此時海水退去,正是尋寶的好時候。”血手真人看著麵前的裂縫身體發寒,忍不出也萌生了退意。

就在此時,一隻碩大的爪子從深淵的邊緣探出,尖銳

的指尖與岩石相摩擦,發生刺耳的聲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