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禁止這種東西本身就脫胎於陣法,掌握了陣法本源的李沐白輕而易舉的就能看透這些禁製的所在。

龐大的壓力如負萬斤,壓的每一個都難以喘息。

“李沐白!你剛纔乾了什麼?這裡麵為什麼會有如此大的壓力?”

攤了攤手,李沐白若無其事的搖頭:“我怎麼知道?這裡明明是你們血煞山莊事先探好的,觸犯了什麼你們最應該清楚。”

此話一出眾修士立刻轉頭,似乎在質問血煞山莊一般。

“我們隻探到剛纔的門外,裡麵的情況完全不清楚。”

“未必吧!這些青銅人的事情你應該清楚,否則怎麼等了這麼久才進來?”李沐白冷冷一笑。

“我說過……不知道。”

血手真人此時決不能承認知道裡麵的事,否則以後出現任何問題都會覺得是血煞山莊在作怪。

“這麼點壓力不算什麼,走吧!”

李沐白一臉輕鬆的走在前麵,身後眾人卻苦了。

萬斤的壓力對於這些元嬰境來說雖然不算什麼太大的壓力,但也算不上小,他們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的靈力來壓製這些壓力。如果此時戰鬥,他們的實力僅能發揮出來七成就已經算高了。

這些人當中隻有兩個人看上去若無其事,一個是李沐白,另外一個就是妖王吞天。

此時跟在後方的吞天雙目集中在李沐白的身上,眼中忽然閃過一絲明悟。

原來如此!

一個人類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原來你戰力那麼

強靠的不是靈力,而是強健的**。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千萬年來,除了修為破壁,李沐白是唯一一個能引起他興趣的。

隻可惜這傢夥是個人類。

脫離甬道,身上的壓力頓時消失不見,所有人不禁暗暗鬆了口氣。

向前看去,眾人不禁目眩神迷。

“這就是羅刹海嗎?”

一眼看去是無儘的碧藍,碧波盪漾,泛起無數閃亮的星光。星光在海麵之上忽隱忽現,轉換成各式各樣的形狀。

噗!

一道海浪轟然泛起,眾人凝神看去,竟然是一隻身軀達數十丈的巨型鯰魚。

兩道十米長的鬍鬚在空中交錯而過,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

撲通!

飛舞的水花四濺,竟有幾滴落到一名修士的身上。

“什麼味道?好香……好……好……”

正在說話的那名修士忽然神色一僵,身體開始劇烈的抖動。眨眼間臉上便浮現出一團青氣,整個人變得僵硬無比。

“師哥!你怎……怎……”

身旁的一名修士也發生同樣的事情,張口預言卻定格在當場,臉上瞬間湧上一層青色,

“遠離他們!”

一群人臉色驚恐,紛紛遠離兩人。

周圍的地麵瞬時間升起無數白色的冰晶,兩人的身上也結成了厚實的冰層。

好恐怖的海水!

僅僅幾滴,就讓兩名元嬰境的修士瞬間冰凍。如果這樣,他們還怎麼進入羅刹海當中尋寶?

一股陰雲籠罩在隊伍當中,所有人臉色都不太好看。

“血手真人

此地可有解決的辦法?”縹緲峰隊伍當中的卓然仙子開口詢問。

血手真人臉沉如水,他收集資訊之時確實知道一些禁製和守關銅獸的資訊。但這羅刹海之中竟然如此冰冷,他還真不知曉。

雖不情願,但還是搖了搖頭。

“我並不知情!”

這一下所有修士全部慌了神,眼波交流之間滿是頹然。

“這水是有些冰冷,但卻未達到能夠冰凍人的地步。”

一道聲音傳來。

眾人轉過頭去,看見李沐白正蹲在羅刹海的邊緣,一隻手捧起碧藍的海水。

剛剛鯰魚躍起的時候李沐白就發現,濺落在那名修士身上的海水當中混雜著鯰魚身上的黏液。而且鯰魚浮現在空中之時,身旁隱隱有冰晶浮現。

同時李沐白還發現,羅刹海當中有許多生物存在,這些生物都冇有東城冰坨都是因為它們抗凍?

或者說還有一種解釋,兩名修士被冰凍的原因不在羅刹海之中的水質。

微微起身,將手中的水倒在地麵之上。

所有人立刻向後退了幾步,但等了好一會卻未見李沐白的身體有任何變化。

“冇事!他竟然冇事。”

“怎麼會?剛纔兩位師兄明明在我們眼前變成了冰坨。”

李沐白拍了拍手,指著成為冰坨的兩人說道:“他們兩人之所以成為冰坨是因為那條鯰魚,它身上的黏液纔會有這種效果。”

好像是在印證李沐白的話,那條鯰魚再次高高躍起。

濺射的水珠當中肉

眼可見的成了一些冰晶,落入水麵和岸邊之上。水麵的冰晶融入羅刹海當中消失不見,但岸邊的一處卻成了晶瑩的冰霜。

果然如此!

眾人心頭大定,算是恢複了一口氣。

羅刹海如果真如剛纔那樣,那他們這一趟算是白來了。

“妖王!這海中的妖獸是否也算是妖獸的一種?你能否與它交談,讓我們進入羅刹海?”

吞天走到羅刹海邊,試著與那條大鯰魚交流,可卻冇有得到任何回覆。

“不行!它與萬妖穀當中的妖獸不同,我們之間冇有任何交流。”

此話一出所有人心頭一涼。

妖王都不能與它交談,那隻有一個辦法了。

殺了它!

可身上的黏液都可以使人成冰,修為一般的人連近身都是一種奢望。

所有人不禁將目光投向血手真人,卓然仙子等人的身上,這裡隻有他們的修為最高。

“這就是你們人類修士嗎?遇到未知的事情就退縮。”吞天搖頭,麵露不屑之色,但眼角的餘光卻見到李沐白此時已經下了水,不屑之色變成驚訝。

淡淡的靈力浮現在李沐白的身體周圍,與在外麵一樣,在體表形成一層護體光膜。

隻見他伸出一隻手去接羅刹海當中的冰晶,正是大鯰魚翻騰之後浮在水麵上的東西。

眾人目光猛的一縮。

那冰晶落在手中並未發生任何事情,因為浸泡了太多的海水而慢慢融化於他的手心。

“靈力可以隔絕冰凍,隻是有些涼意罷

了!”

李沐白淡淡一笑,整個人冇入到羅刹海當中。

左青青和談雲生兩人靈力發於體表,帶著兩道金芒緊隨其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