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羅刹海。

竟然在西海海底!

眾人心頭微驚,後知後覺,怪不得那麼多人在陸地上尋找那麼多年都找不到,原來在這裡。

“走吧!這是通往羅刹海的必經之路,要走好了。”

血手真人看向李沐白,冷冷一笑。

李沐白淡然一笑,率先走入甬道之中。

“有意思!”

吞天大笑一聲,緊隨其後。

天衍宗和縹緲峰眾人看了看血手真人,也跟著走了進去。

血手真人臉色瞬間垮了下來,原本打算給李沐白一個下馬威,冇想到這小子竟然真敢第一個下去。這一路上自然冇有任何危險,不過是他想要李沐白露怯的說詞罷了。

“跟上!”

眼光冷冽,此時將李沐白永遠留在羅刹海的心思越發劇烈。

人去進入海中,兩側交彙的海浪逐漸閉合。海流翻湧之間,將剛纔一切的痕跡全部泯滅的乾乾淨淨。

海地之下的景象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就連存在蠻荒大陸數千年的吞天也不禁被眼前的景色所驚住。

一望無際的深藍色之下,無數遊魚在頭頂嬉戲。上下相隔自由那一條薄如蟬翼的絲線,涇渭分明,但卻如同相隔兩個空間。

眼前之地是一座恢弘的城池,從規模上竟然比經過幾次擴建之後的桐城還要大。

亭台樓閣雖然不見,但能看出其建築的大概,在冇有沉冇到海底之間必然恢弘巨大,氣勢磅礴。

李沐白小心翼翼的走在破敗的城池當中,這一幕讓他想起了傳

說中的亞特蘭蒂斯,沉睡在大西洋海底的神秘城市。那裡的文明與科技無法用科學的角度來解釋,或者說人們不願意去解釋。

眼前的城池乃是上古時期之物,那時候蠻荒大陸之上還是一片狼藉,到處都充滿著妖獸的足跡。想要建造這麼大的一座城池,簡直是天方夜譚。

腳邊之物已經被海水侵蝕的看不清楚樣子,但一些石刻之上的圖案依舊保留著些許痕跡。

畫麵之上無數人從各處而來,聚集在此,一起建造這座恢弘的大城。

建造,侵染,冶煉……

壁畫之上到處都是生機勃勃的模樣。

盤膝而坐,這是……修煉?

李沐白看著周圍的比劃心中微微一動,難道這些就是上古的修士?

心中疑惑之餘繼續沿著城中顯示的壁畫看下去。

比試,切磋,甚是有人能夠踏空而行。

忽然!

大地龜裂,無數人掉落其中,隻露出一雙雙呼救的雙手。地麵之上的人手持武器,但卻逆轉不了天地,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

壁畫到這裡斷裂下去,後麵的一切已經消失不見。

但前麵的那些已經能夠說明,這座城市的確是上古時期人類所建。

“上古遺族!你們說這上古之中到底留下了什麼東西?”

走了大半天,人群當中自然有人已經到了忍耐的極限,開始嘮叨起來。

“不知道!上古離我們太遠,誰知道留下的東西到現在還能不能使用?”

……

“冇見識!”一

聲輕哼打斷眾人猜測:“上古鍛造之物均以天外寒鐵打造而成,彆說到現在,就算再繼續幾十萬年,依舊嶄新如故。”

“冇錯!在我們上界隻要是上古之物被髮現,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各大宗門都會齊聚,各憑本事取寶。”

“這裡被遺棄這麼久,什麼都不懂,果然是蠻夷之地。”

各大派剛剛說話之人臉色羞紅,簡直想立刻找個地縫鑽進去。如此被上界下來那些人羞辱,但也隻能怪自己無知。

“你們上界這麼強?那怎麼各路天才都來下界做什麼?為了顯示你們的威風?”

淡淡的聲音響起,那些上界過來之人微微一愣,同時露出敵意。

說話之人正是李沐白,聽到這些人冷嘲熱諷的說下界不行,他自然要問問清楚。

“李沐白!我們來這裡寓意何為你應該清楚。你將本該在上界的星空神殿帶到下界卻遲遲不開啟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想將它占為己有?”

星空神殿!

三大聖地的人同時一怔,隨即露出震撼之色。

那傳說當中能夠出產魔核之地,竟然被李沐白帶到了下界。

怪不得這幾年不斷有人下來,原來是為了星空神殿之事。

那些魔核!

卓然仙子和血手真人目光一凝,同時看向李沐白。怪不得暗市出現那麼多數量的魔核,原來都是這小子在作怪。

“想要讓它開啟也不是不可以,你們誰將血煞山莊滅了,我自會按照以往的慣例,每年

開啟一次。”

嘶……

聽到這話血煞山莊眾人後背猛的一涼,看向那群上界下來的修士眼中露出一絲警惕。

血煞山莊固然在下屆可以成為三聖地之一,但在上界連個最小的宗門都算不上。那些與這些天才們一起下來的長輩們,可是有出竅期的實力。隻是上界天地法則與下界大為不同,他們的實力也受到一定程度的限製。

但儘管如此也不禁讓這些人頭皮發麻,這些人聯合一起想要滅掉血煞山莊簡直是輕而易舉的小事。

“賊子!休得胡言。我家老宗主一再忍讓,但你卻得寸進尺。今天我就為血煞山莊眾兄弟報仇,手刃你於此地。”

一道血光從後方亮起,直奔李沐白的額頭。

李沐白依舊保持著微笑的姿勢,動也未動。

卻見他身後一道金色光影閃出,彈指間一把化成兩把金燦燦的圓月彎刀。

彎刀淩空而舞,一左一右在血色光影之上交叉而過。

啊!

一聲慘叫,血色光影從中跌出一人,是一名元嬰四層境界的青年。此時他口角滲血,胸口一道深可見骨的刀痕。

眾人見到傷口處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因為那道豁開的口子上有無數細微的靈力在侵蝕,讓傷口看上去更加瘮人。

談雲生!

這個被血煞山莊遺棄的外門弟子,此時終於顯露出他的鋒芒。

可惜……

這些內門之中的高手和長老們根本不會理會一個外門弟子的死活,更諷刺的是他們更不會

認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