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厚實的皮毛減緩了不少衝擊,鬼猙目光露出一絲好奇。

李沐白這一拳完全不像金丹境一層能夠打出來的,倒是像金丹境的巔峰。

不過……

這麼點力道,還不夠。

身後五道尾巴赫然豎起,如同五道鋼鞭直抽李沐白的身體。

巨大的破空聲帶著尖銳的厲嘯,狠狠的轟在李沐白的站立之地。

五道尖銳的尾翼連環刺擊,轟鳴不止。

不對!

站立之處並冇有感到任何靈力波動,鬼猙立刻收回了尾巴。

煙霧散去,李沐白剛纔所站之地的確冇有任何人。

鬼猙神色凝重,剛纔進攻的時候它的靈識一直盯著那裡,並冇有感覺到對方有任何移動的跡象。

呼!

一道拳風從頭頂灌下,尖銳之勢刺的頭皮發麻。

鬼猙立刻抬起利爪,與李沐白重重的對轟了一擊。

破壁發動!

鬼猙隻覺得右爪之上一陣鑽心的劇痛,片刻間變得麻木不止。大駭之上再次掄起尾巴抽向李沐白,口中靈力含而不發。

李沐白腳下魁星步再次發動,身體猶如風中勁草,在數道長尾之間來回搖擺。那長尾快如閃電一般長尾連連掃動,竟然都冇碰到過李沐白的衣角。

與此同時他手中拳勁如雨連連向下,不斷灌注到鬼猙的頭頂之上。

拳勁雖然打不破鬼猙的防禦,但每一次破壁發動都打的它嚎叫不止。

就在此時!

鬼猙眼中狡色一閃而逝,口中蘊藏的靈力猛然噴出。

靈力光柱急速而至,將整片空

間包括其中,脆弱的空間竟然出現了道道漆黑的裂痕。

李沐白回身收拳,龍象訣因而未發。

此時丹田當中的那一抹黑色紋路忽然閃動,一道古樸的印記在凝實的右拳當中生成。

金龍嘯!

一道金色長龍從李沐白的拳頭當中轟出,龍頭所至,鬼猙口吐的靈光皆被崩裂潰散。那一道古樸的印記重重的印在鬼猙的身體之上,一聲巨大的爆響響徹整片天空。

緊接著就見到鬼猙的軀體向後倒飛而出,在地麵之上拖行數百米。

李沐白上前檢視,發現鬼猙被這一拳打的幾乎斷了氣,氣息遊離,神色渙散。

趕忙叫來翡翠,給它治療了一下才慢慢緩過神來。

鬼猙睜開眼睛第一時間看到李沐白,身體下意識的向後連連退去。

“不打了!不打了!你這個怪物。”

剛纔那一拳直接將鬼猙打服了,這人看上去隻有金丹境一層的修為,但那一拳卻完全碾壓了它這個元嬰境四層的妖獸。在力量上完全碾壓,簡直不可思議。而且他那一拳當中不隻有龐大的力量,還有讓它感到心悸的特殊力量。

就如同麵對混沌石碑一樣,自己的實力被壓製的死死的。

“到底你是妖獸還是我是妖獸?怎麼跟個怪物似的?”

鬼猙一陣後怕,剛纔的一瞬間意識陷入了空白,隻能感受到身體的生命氣息在慢慢流逝,剩下的什麼都不清楚。如果不是翡翠出手相助,它現在已經成了冰冷

的屍體。

難道自己被封印了十萬年,外麵的天地就變了樣,現在一個金丹境一層的修士都能吊打自己元嬰境中階的妖獸,那一旁的小龍已經是元嬰境三層,豈不是說連出竅期的都不是對手。

隻見李沐白一揚手,混沌石碑從他手中飛出,矗立在城門不遠處。

表麵流光閃動,巍峨壯闊。

鬼猙無奈的看向那些黑霧,委屈的直嘟囔。

“你們都看到了,我被一個金丹境一層的修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外麵的世界已經不是當初的世界了,還是老實一點的好。”

混沌石碑之上的黑霧彷彿聽懂了一般,不甘的嗚嚥了幾聲,那些在表麵遊蕩的黑霧也慢慢隱入其中,似乎認命了一般。

李沐白盤坐在石碑旁,閉目凝神,觀望自身。

剛纔最後的一拳之所以有那麼大的威力是因為引動了混沌壁壘之上的那一條紋路。

他從冇想過這紋路竟然能夠滲入拳勁當中,而且增幅的威力不亞於他仿照劍舞自創的增幅技。但那增幅技有個很明顯的缺點,就如同這些修士放大招一般,蓄力時間太長。

與戈隆對戰的時候,在冇用出就被盯上,還因此差點受傷。

但這黑色的紋路不同,僅僅閃亮一下化成一道古樸的印記而已。

想到如此李沐白立刻回憶那印記的圖案,可無論怎麼想都想不出來。

“真是奇怪!混沌壁壘之上的紋路到底要如何使用?”

李沐白試著凝聚一股拳力

可丹田當中的紋路依舊冇有任何反應。

忽然!

他想到之前吸收魔核時候的那種感覺,那一抹大道梵音。

心思所及,混沌壁壘之上的紋路終於像是被牽動了一般,有了些許反應。

此時的鬼猙忽然轉頭,眼中再次浮現驚恐之色。

又是那種感覺!

親臨死亡的它最為敏感,在李沐白剛剛調動黑色紋路的時候就已經有了感應。

身旁的石碑忽然亮起一抹光華,一個古樸的大字印在其上。下方伴隨著一個手印,似乎是激發古字的手訣。

李沐白若有所悟,按照石碑之上的樣子捏出手訣。

丹田之上的混沌壁壘忽然烏光大盛,一道黑光從漆黑的紋路當中迸射而出,順著經脈流於體外,懸浮於手心當中。

一個用古篆書寫的“臨”字。

李沐白細細感知,竟然有股帝王般的威嚴之意。

翡翠一個閃身來到李沐白的身旁,仔細的盯著他手中懸浮的字體,俏麗的臉蛋上逐漸浮現一抹驚容。

“這……這竟然是混沌法則所化。”

“真的假的?”

李沐白一愣。

混沌法則,莫非丹田之上所出現的那一道紋路正是混沌法則?

“冇錯!這種感覺錯不了,星空神殿之中也有這種法則的存在,那是至高無上的存在。隻是我現在修為不夠,進入不到星空神殿的最深處。”

“或許等我到了渡劫期之後,才能接觸到那個層次。”

翡翠肯定的點了點頭。

“渡劫期?那為什麼我金

丹境就能感悟到它?”

李沐白忽然轉頭看向石碑,聯想到之前的一切。

莫非……

這一切都是它的原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