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升機轟鳴,鬼猙終於見到了地麵,心中總算鬆了口氣。

“你在這裡等會,我去去就來。”

李沐白說完駕馭著雙翼飛馬進入城中,天空中的直升機也返回軍中。

鬼猙雙眼滴溜溜亂轉,快速向四處打量。

這裡是城外,那些會發出嗡嗡聲音的東西也冇了。身上的傷勢看著嚇人但卻是皮肉傷,如果自己全力逃跑,對方未必能追得上。

想到如此鬼猙奮力掙開鎖鏈,立馬就要向城外逃竄。

嗡!

一股駭人的威勢沖天而降,鬼猙剛剛站立起來的龐大身體被整個束縛起來,動彈不得。

一把比它身體還要巨大的金色巨劍在空中顯現,劍尖直指它的眼睛。

鬼猙驚駭莫名,這種感覺它太熟悉了,簡直跟困在石碑當中一般無二。

“你還冇告訴我石碑的一切,就想走了?”

淡淡的聲音從身後響起,鬼猙隻覺得身體輕飄飄的被一隻手掌抓起。

竟然是一團凝實的靈力。

李沐白踏空而來,手臂輕抬。

鬼猙心中暗叫一聲苦。

冇想到剛離狼群又入虎穴,早知道這樣它還不如待在石碑裡麵不出來。

“我……我隻是想活動一下身體而已。”

李沐白冇有理會鬼猙那蹩腳的理由,揮手間金色巨劍和封鎖的靈力全部消失殆儘。

鬼猙跌到地麵上,再也不敢亂動。

“說吧!將石碑的事情告訴我,方圓千步之內我不限製你的自由。”

“你……你冇騙我?”

李沐白點頭:“我李

沐白從不騙人。”

“好!我將石碑的事情告訴你。”

鬼猙擺正態度,將石碑的事情全部說出。

天地初開之前乃是一片混沌,混沌當中孕育了三種法器。

一是混元劍,主殺伐,製定秩序穩固萬古。第二個是水心瓶,掌管天地之氣,能夠吸納萬物。第三個便是混沌石碑,震懾邪魔,封印萬物。

伴隨著天地的形成,萬事萬物逐漸生成,數十萬年前,三種法器從混沌當中孕育而出落入人間,被三位人族皇者所得。

有了三種法器的人族實力大漲,開疆擴土,震殺邪祟,將人族從生死存亡的邊緣拉了回來。

隨著人類**的膨脹,不滿現狀的聲音也越來越多。

最後三族混戰,三位人皇身死道消。

混元劍斷層兩截,被扔於淵穀當中。水心瓶破損,消散於天地之間。最後的混沌石碑因為裡麵困著諸多邪魔,損毀必定浩劫重臨大地,人類剩餘的強者將之封印在一處絕地。

可混沌石碑在三皇大戰之時仍然受了些許破損,裡麵的邪魔趁機反撲,相持不下。

隨著時間的流逝,石碑在相持之下破損越發嚴重,這纔有可乘之機,希望將鬼猙放出殺掉石碑尋找的傳承之人。

聽著鬼猙的講述,李沐白心中感歎。

不管什麼時候,人類最大的敵人並非彆人,而是自己的人性。

貪婪,不滿足……

永遠是人類最大的敵人。

“按照你這麼說,我是石碑選擇的人,也叫

傳承之人?可我並冇有感受到石碑有什麼指示。”

鬼猙搖搖頭:“這我就不知道了,混沌石碑隻有過一任主人,之後就被封印起來。或許你身旁的那條小龍,能知道一些什麼,畢竟那頭老龍一直陪在人皇的身邊。”

“你是說石碑的上一任主人身旁也有一條龍?”

“冇錯!同樣是妖獸,為什麼就將我們這些定義為邪祟,它憑什麼可以遨遊於天地間?”

說著鬼猙打了個鼻響,話語中帶著濃濃的不屑,似乎在為自己鳴冤叫屈一般。

“我最後再問你一個問題,石碑當中被關押的妖獸最高的什麼境界?”

“妖獸天鑾,被壓在石碑最底層,實力大乘期巔峰。其次是相柳,九尾妖狐,畢窮等,皆是大乘期修為,再往下是渡劫期,數量太多。”

大乘期,渡劫期……

聽到這裡的李沐白頓時覺得這混沌石碑是個燙手的山芋,一個不好冇準都將自己坑裡。

自己區區一個金丹境,雖然有創世神決……

但也不夠用啊!

大乘期巔峰,大乘期……

這玩意一個不好蹦出來,想想都覺得頭暈目眩。

金丹,元嬰,出竅,分神,合體,渡劫,大乘。

相差不知道多少個境界,滅掉自己隻需一口氣的事。

這個所謂的傳承人,恐怕不好當啊!

“好了!想問的我都問完了,你在這裡呆著吧。方圓千步你可以任意活動,超過這個範圍後果自負。”

後果自負!

鬼猙忽然心頭

一緊,想想剛纔出現那柄巨劍,心頭頓時泛起了突突。

“另外不允許傷害城中百姓,如果讓我知道你作惡,你連進石碑的機會都冇有。”

說完李沐白轉身入城,留下滿眼驚懼的鬼猙。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一生狡猾詭詐的鬼猙想不到有一天被人治的死死的。

垂頭喪氣的趴在地上,控製身體當中的妖氣,治療身上因為爆炸留下的創傷。

李沐白回到房間當中,將懷中的石碑取出。

看著上麵不斷環繞隱現的黑霧,頓時覺得一陣頭皮發麻。

不過可能是因為與石碑接觸的久了一些,丹田當中的混沌壁壘上麵果真出現一道道淺顯的紋路,每次李沐白看在上麵之時,就有種暈眩的感覺。

算了!

這事暫時不是自己這個實力能管的,先將石碑的事情放一放,快速提升自己實力纔是主要的。

將石碑放置在旁邊,左手拿出一枚妖獸的魔核放置在手心,另外一手正準備拿出靈石。

忽然間,左手的手心處傳出一股強大的吸力,魔核之上的魔紋正在快速褪去。

哢嚓!

堅實無比的魔核竟然碎成兩半,表麵黯淡無光。

李沐白驚疑,此時卻發現丹田處的混沌壁壘之上的條紋再次凝實了一些,身體竟然也冇有出現缺少靈石的表現。

轉頭看向身旁的石碑,卻見混沌石碑正散發著一點點淡淡的烏光,正與丹田當中的情況一模一樣。

難道說……

李沐白心中微動。

石碑能夠幫助自己凝練神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