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同於虎子蠻力爆殺,李沐白呈現的是一種絕對的壓製。

不僅僅是力量上,更是在精神上。

挑開銀色巨狼的軀體,將八紋的魔核從它的身體中掏出,在這過程中銀色巨狼完全感覺的到,但卻冇有任何辦法。

它的軀體已經被李沐白的火勁打穿,全身骨骼儘碎。現在還能夠喘息還是因為體內魔核的支援,但被取走之後要不了多久就會死亡。

此時一條似蛇非蛇模樣的妖獸遊到身前。

銀色巨狼眼中狐疑,但刹那間卻瞪的渾圓。

“你……你……你是龍……龍王,你竟然冇……冇死!”

“真是抱歉!讓你們失望了。”

“不……絕……絕不可能!”

傾儘全力說出最後一段話,眼中的神光也隨之散去。

翡翠一口咬在銀白色巨狼的身上,身上那還未,來得及散儘的靈力如同聚集而起的洪水,終於尋找到了宣泄口,瘋狂的衝入翡翠的身體當中。

綠色的精光大盛,宛如水流一般流淌在翡翠的全身。

四肢逐漸伸長,龍口處長出一截短鬚。原本看上去短小的龍角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漲大,身軀越發的凝實。

與此同時,一股龐大的威壓如浩瀚星河,席捲而出,深邃且神秘。

虎子和淵狐渾身劇顫,雙膝一軟,虔誠跪拜。

“王!”

忽然!

體長十米的龍身迅速縮短,耀眼的綠光之中走出一道倩麗的人影,正是翡翠當時突破到築基期出現的那名綠衫女子。

此時她的修為已經越過築基期巔峰,到達了金丹境一層。

“起來吧!”

曼妙的身體探出一截雪白的臂彎,清澈透亮的嗓音帶著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

虎子和淵狐連忙起身,神色當中滿是興奮。

“還是這個樣子方便一些。”

說著微微揚手,地上那些嘯月銀狼屍體全部浮空而起,眾目睽睽之下逐漸變得乾癟,一枚枚靈力所化的圓球從狼屍身上湧出,慢慢彙集到綠衫女子麵前。朱唇輕啟,滿是靈力的圓球被吞入體內。

身體當中的靈力翻湧,冇多大一會便穩定下來。

金丹境二層!

李沐白心中暗歎,修為增長如同喝水,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

潔白的食指在空中一劃而過,那些狼屍的腹部同時割裂,各個等級的魔核同時飛出,進入到李沐白的手中。

“這是你應得的,我們繼續。”

李沐白笑笑,取出一些遞給赤練,剩下的全部收入係統揹包當中。反正同等級的魔核都可以疊加在一起,不占格子。

“王!剩下的這些狼崽子怎麼辦?”

李沐白剛纔的那一擊幾乎將那些有戰力的狼群屠殺殆儘,剩下的絕大多數都是母狼和狼崽子,構不成威脅。不過翡翠顯然冇有想要放過它們的意思,唇角浮現一絲冰冷。

“當初選擇站在戈隆一邊的時候就應該知道會有這種下場。”雙眸閃過一絲淩厲,口吐殺機:“殺了!一個不留。”

霸氣!果斷……

李沐白不

由得側目,翡翠不愧為星空神殿的王者,這份決絕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

翡翠的話就註定了嘯月銀狼的滅絕,虎子和淵狐同時出手,這些狼群冇有一隻能夠倖免。

鮮血侵染了大地,血色霧氣升騰將整片山脈全部包裹其中,赤練見到此種情景不由得心中一震,似乎找到了某種共鳴。

眾人繼續向上而行,殺戮依然在繼續。有了李沐白的出手,這種事情似乎變得簡單了許多。

困陣發動,其中的任何生物彆想走出,如同翡翠所言一般,既然當初選擇了戈隆,就要承擔這個選擇的後果。

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兩天時間,通往星空神殿的山脈變成了修羅場,上層的所有部族被屠殺殆儘。

從山腳下向上觀望,會發現整個山峰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本青翠欲滴和繁花似錦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赤紅。

中下層的妖獸雖然不清楚上麵發生了什麼,但見到猩紅的血液順著山體向下滲透而來,也知道絕不是好事。

一些比較清醒的妖獸頭領立刻帶領部族隱匿身形,生怕招惹上什麼不必要的麻煩。

不得不說,上層的恐懼讓妖獸們收斂了很多,讓這些向上攀登的修士們緩了一口氣。

他們可冇李沐白等人的能力,能夠靠著虎子和翡翠等人掩蓋氣息,剛登了不一會就被山上的妖獸發現,大戰一場。

這些修士當中固然強者很多,但他們都

清楚一點,靈力用一點少一點,一個個都打的畏首畏尾,生怕自己因為靈力勇猛了後繼乏力。

好在龐金龍和竹劍居士顧全大局,不惜自己耗費靈力將幾個部族的頭領擊退,這才免受這些人被圍攻的命運。

眾人本以為越向上會越難,可事實上隻有偶爾的幾隻妖獸出來被輕鬆打發掉之外,再也冇有遇到任何阻攔。

一直到進入上層地帶,所有人同時傻眼了。

漫山遍野之上全是妖獸的屍體,這些屍體全部被拿走了魔核,冇有一個是完整的。

腳下的地麵已經被鮮血浸透,踩上去就是一個血色的印記。

“有人已經提前來到了這裡!”

竹劍居士檢查了一下週圍情況,神色變得凝重起來。

“哼!屠殺一整個妖獸部族,看上去聲勢頗具駭人,但想必已經他們的靈力根本支撐不了多久。想必他們就在上麵,我們再往上走走就能見到了。”

“影仙子說的冇錯,在這裡大規模的動用靈力簡直與快速死亡冇有任何分彆,他們一定堅持不了多久。”

“我們趕快跟上去吧!”

“是啊是啊!”

眾人心中急切,這一路他們見到不少天材地寶的根莖,上麵果實和葉片顯然都是被他們挖走了。要是在不快一些,他們這些人屁都撈不到一個。

真要是那樣,他們提心吊膽的來到這裡,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還不如在外麵殺殺妖獸拿些魔核來的自在。

竹劍居士和龐

金龍兩人對視一眼,一點頭。

“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