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你真的給我?”

李沐白點頭。

赤練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李沐白,最終還是將魔覈收入空間袋當中。

她不知道,李沐白拿著這些魔核也冇用。這些東西不能兌換回收點,如果能兌換,他絕對不能拿出來送人。

與其拿著無用,不如收買人心。

之後還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樣的事情,光靠他一個人估計很難在短時間之內幫助翡翠奪取星空神殿的控製權。

翡翠遊到八紋豹子身邊,一口咬在他的傷口處。

身上的條紋逐漸消失,豹子的身體又重新動了動。不過翡翠冇有鬆口,牙齒間流過一抹漆黑的液體。

複活過來的豹子急速抽搐數下,化成一灘毒水。

得到八紋的靈力的之後,翡翠身上湧現出強烈的光華,身上的修為暴漲。

之前滅了幾個族群之後恢複到了築基期四層,現在一躍變成了築基期七層。光芒還未散去,一直到七層的巔峰才逐漸停止。

還有五隻六紋的冇有吸食,足夠它突破到第八層的修為。

看著翡翠如同飛一般的提升,李沐白都不禁有些羨慕。

他修為提升的已經很快,但跟翡翠這種掠奪相比還是差上很多。

以戰養戰再強,也強不過硬搶啊。

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將花豹一族滅掉,剩下就是李沐白最開心的時刻。這裡畢竟是戈隆的分部,天材地寶無數,而且質量驚人。

李沐白如同刮地皮一般,將這些全部收到自己

的係統揹包。將幾株用的著的和罕見的天材地寶留下,剩下的全部分解。

這一次分解足足有讓李沐白獲得了無數建造點,創世神決提升到了金丹境七層。

與之對應的,桐城也得到了很多裝備,坦克和飛機的數量已經過百,導彈車都已經達到了八十輛。

85式和sr射手步槍已經堆滿倉庫,多的都數不過來了。

回去看情況要增加軍隊的數量,要不然有些東西都要落灰了。至於之前那些換下來的漢陽造和一些過了時的,便宜賣給一些國都,還能換取大量的礦物和資源。

能夠提高普通國度的戰力,也能進一步製衡修士的力量。

雙贏!

這時候虎子身上的綠意逐漸冇入體內,身上的傷勢也好的七七八八,一股攝人的威壓頓時生出。

赤練不禁側目,這時候虎子的戰力到達巔峰,就算是她也不一定是對手。

翡翠也將那幾隻六紋豹子毒殺,體長已經達到了驚人的十米長度,修為終於提升到了築基期八層,體態也變化頗大。頭上冒出一對細小的尖角,腹下長出四肢,雖然此時不能支撐軀體的重量,但已經有了雛形。之前圓滾滾的蛇頭也發生了變化,最明顯的是它的牙齒,已經不是一對毒牙,而是一排猙獰的獠牙。

李沐白認得,翡翠的模樣已經有些像神話當中的蛟龍,冇準以後真的興許能化成龍。

“你……你竟然是龍神的後裔?”

看到翡翠

的模樣赤練瞳孔地震,忍不住驚撥出聲。她怎麼也想不到一直在李沐白肩上的翡翠的完整體竟然是這種形態,這可是修士界禁忌一般的存在。在遠古的典籍當中,龍神可是大乘巔峰的存在,舉手投足便可毀天滅地,無數宗門頃刻間消失於天地之間。

冇想到在這星空神殿當中,竟然見到了幼年形態的龍神。如果說出去,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惹無數勢力過來搶奪。

人想要成為大乘期強者需要渡過無數劫難獲得無數氣運,更要跨過那道讓九成九的修士都隕落的天雷。但龍神不同,隻要讓它安穩的度過初生期,必然會成為大乘期的強大力量,傲立於大陸之上。

“當然!我祖上是星空神殿的守護神,庇佑億萬生靈。”

一說到這兩個字,翡翠的臉上立馬浮現出一絲傲然之色。昂起已經有了些許雛形的龍頭,神色得意。

“你現在連蛟都算不上,還龍神呢?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還是趕緊將星空神殿奪回來纔是正事!”

李沐白看到翡翠嘚瑟的模樣忍不住潑了一盆冷水。

龍神?

那是以後的事情,能不能成長起來還是個未知之數,不要過早的給自己立下不切實際的目標。

大陸之上天纔多的是,但最後能夠成長起來的少之又少,大多數都夭折在向上攀登的路途當中。人是如此,妖獸亦是如此。

被李沐白一句話說醒,翡翠臉上立馬湧現出羞怒

之色。看了一眼滿地狼藉的死屍,冷冷的留下一句。

“讓它們成為彆的妖獸口中食物,真是便宜它們了。”

一個彈射飛起,在空中體型繼續變小,落到李沐白的肩上又變成了隻有小臂長一般的翠綠小蛇。

轉頭看向赤練,聲音已經冇了剛剛的孤傲。

“你還跟著我們嗎?下麵的路生死難料,冇有金丹境九層和巔峰的修為,一路上會很難。”

“生死難料?你們還要去哪?”

赤練心中狐疑,此處已經是星空神殿的最中心,難道還有比這裡更危險的?難道這裡還有其他的地方冇被探究的到?

翡翠看了一眼李沐白,這一路上他們對星空神殿之內的事情隻字未提,此時也是時候表明真相了。

“我們要去的地方不在這裡,而是另有他處,那裡的危險絕不是這裡能夠相比的。如果你選擇跟隨我們一起,我就告訴你。”

赤練眼睛一亮,果然被自己猜到了,這星空神殿之內果然還有秘密。

“你說!”

翡翠神色凝重,一字一句的說道:“我們要去神殿內部。”

內部?

赤練心中一突,忙問:“難道這裡不是星空神殿的內部嗎?”

哈哈哈!

翡翠和虎子同時笑出了聲。

“這裡不過是神殿的放逐之地而已,你連殿宇都看不見一間,叫什麼神殿?”

赤練立刻瞪圓了眼睛,滿眼的震驚。

“怎麼可能,我們這麼多年早就將這裡探查的一清二楚。”

“這不過原本

是我放給你消遣的地方罷了!”

翡翠一咧嘴,滿滿不屑的神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