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位朋友有些過分了吧!這仙草明明是我先拿到的。”

李沐白將銅鈴仙草裝入係統揹包當中,冷冷的看向麵前的黑衣男子。

此人一身黑色束身戎裝,身披一件黑色大氅,麵容白淨,嘴角帶著一絲邪魅之氣。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額頭的眉心,一個倒三角的紅色標誌。

“朋友?你個下界上來的廢物也配做我誅邪子的朋友?真是笑話。”

黑衣男子一點冇將李沐白放在眼中,一個閃身出現在他的眼前,探手而出,一股龐大的吸力在掌間生成。

李沐白微微一驚,此人如此快速的身法竟然還在他的迷蹤假身之上,隻有一點靈力波動閃動,一點也預測不到出現的位置。而且他掌間的吸力竟然有股禁錮的作用,讓他反應有些遲鈍。

心思急轉,一拳水勁轟出。

拳勁蔓延到男子的手心處轟然爆開,將龐大的吸力全部攪亂。

禁錮之力被打散,李沐白立刻後退數十步。

“嗯?有點意思!”

黑衣男子目露驚奇,伸手再抓。

李沐白迷蹤假身脫離,男子再次跟上。

係統提示此人的修為已經達到金丹境九層,是這些曆練之人當中排的上號的人物。若論傷害力李沐白自然不虛,但單輪修為李沐白此時還不是這人的對手。

“誅邪子!這是我們剛剛打下的領地,你來此作甚?”

一聲厲喝從天空中響起,紅衣赤練與七紋老虎落下。

誅邪子看到來人淡淡一笑,但是

看向赤練身旁的七紋老虎卻是稍稍愣了一下。

“赤練仙子竟然還能馴服星空神殿當中的魔紋妖獸,真是讓我長了見識。”

“我乾什麼與你無關,再說一次,這裡不歡迎你。”赤練聲音冷淡。

“我要說不呢!”

誅邪子邪魅一笑,漆黑的瞳孔當中閃過一絲玩味。

鐺!

赤練也不客氣,血紅色的長劍出現在手中。

七紋老虎雙爪交錯而出,尚帶著血絲的獠牙裸露而出。

誅邪子此時不由得對李沐白更來了興致。

眾所周知赤練自打出世以來一直都是獨來獨往,從未有過與人結伴而行的事情發生。這個從下界上來的傢夥到底有什麼樣的能耐?能讓赤練這樣的人護著他。

“有意思!”誅邪子哈哈一笑,身形退後一段距離:“赤練仙子說話了我自然要給些麵子。”

可下一刻卻再次出現在李沐白的身前,一掌打向他的肩膀處。

李沐白知道他身法超絕,一直都未掉以輕心。見到誅邪子身形一晃,迷蹤假身也同時用出。

淡淡的星光從誅邪子的手上飄散,他的笑聲更加張狂。

“不錯!不錯!金丹境一層,真是讓我刮目相看。”

連續被躲了兩次,誅邪子已經對李沐白上了心。

此時周身血霧瀰漫,血色劍氣當空揮下,誅邪子目光微微一凝,連續兩個後跳脫離血劍的範圍。

前方血霧凝滯異常,竟然對他的身法有影響。多虧他及時反應過來,向後退去,否則

隻能硬接這一劍了。

縱然對方隻是金丹境八層,但那凝聚全身力量的一擊捱到一下也是不好受的。

“此事冇完,星空神殿當中還有一些時日,我們後會有期。”

誅邪子大笑一聲,彷彿找了什麼好玩的事情一般。

李沐白手中精光隱現,剛纔的凝滯之力並非是赤練血霧的效果,而是他以身作陣將他原本所在的地方禁錮住片刻。

但很可惜,這傢夥不僅身法厲害戰鬥經驗也很強。知道自己身法受限立刻退出戰圈,讓赤練的一擊落空。

“你怎麼惹到他了?”

赤練眉頭微皺,周身血霧被吸收回體內。

“他來搶我東西,這怎麼能怪我?”

“那傢夥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你最好小心一些。被他盯上的人,冇有一個能活著離開的。”赤練看向誅邪子離開的方向,眼中浮現一絲凝重。

她畢竟隻是金丹境八層,就算拚儘老底與誅邪子對戰,也僅僅隻有三成的勝算。

旋即目光看向正在擺弄戰利品的李沐白,心中不由得越發感興趣。

血霧當中發生的事情她自然清楚,能夠逼走誅邪子都是李沐白的功勞。

真是個奇怪的人!

巨象一族在神殿外圍的部族已經被屠戮乾淨,如果被星空神殿當中的那群巨象知道,一定會氣得蹦起來。

可戰爭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翡翠想要重新奪回神殿的控製權必須要剷除異己。凡是跟戈隆沾邊的勢力,通通都要被拔出。

李沐白

彆的不知道,但收穫可不少。

何良與聚賢莊四傑的儲物袋當中回收還差一些,剛好在巨象一族這裡找到了填補。

一股腦建造之後獲得的建築點,剛好再次升級了一次創世神決。

如今已經到了金丹境六層,身體防禦能力再次提升一個等級。

“舒服!”

李沐白沉了個懶腰,這次來星空神殿到現在已經提升了四層創世神決,真是的賺大發了。而且星空神殿的時間剛剛過了三天,還有七天的時間可用。

他到不在乎翡翠到時候會不會真的效忠於他,他隻想儘快的提升自己的實力而已。畢竟這裡有不少強敵,而且下界還有血煞山莊需要清理,不提升到元嬰境界,很難與傳承千百年的宗門相抗衡。

赤練不禁撇了下頭,就在剛剛的一刹那,她覺得李沐白對她的威脅又大了一分。這種感覺雖然很微妙,但卻真實的存在於感知當中。

細細打量,確實是金丹境一層的修為。

“奇怪!”

心中狐疑之間生出一絲煩躁,這種讓人捉摸不透的感覺真的很不喜歡。

打掃完整個戰場之後,李沐白幾人再次上路,這次的目標依舊是兩個部族。一個是尖齒豪豬一族,另外一個是戈隆本族的分部,屬於戈隆留在外麵的眼線。

這次要將這個眼線快速清剿乾淨,讓它掌握不到星空神殿外圍的情況,成為睜眼瞎。

不過在這之前要解決一個麻煩。

那就是一直吊在幾人身後

的誅邪子。

這傢夥一直徘徊在附近並未走遠,他能躲得過李沐白和赤練的靈識,但卻躲不過翡翠與深林的感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