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被髮現也冇有必要隱藏自己,李沐白慢悠悠的從林中走出。

肩膀上的翡翠吐出鮮紅的蛇信,眼中儘是冰冷的寒光。

“哈哈哈……想不到曾經的龍王今天竟然變成這副模樣,真是笑死我了。”大猩猩捂著自己的胸口,放浪的笑聲震的周圍樹木瑟瑟作響。

龍王!

李沐白捏著下巴,眼神在翡翠的身上打量著。

“你們認識?”

“他是那傢夥一邊的,當初圍殺我的妖獸其中就有它。”

原來是冤家路窄!

李沐白心中瞭然,敢情這傢夥想要公報私仇。

不過為了能讓這傢夥以後省點心,這利息就先幫它收了。

“敢打我屬下,這梁子結大發了。”

李沐白臉上逐漸浮現一層冰霜,陣陣寒意從他身上湧出。

但那大猩猩根本冇將眼前的人類放在眼中,反而更加猖狂的瘋笑。

“哈哈哈……笑死我了。你怎麼越活越回去了,曾經的星空神殿守護獸,竟然拜一個金丹境一層的人類為主。”

翡翠身上綠衣濃鬱,弓起的身子告訴李沐白它很憤怒。

“放心!一會有它哭的時候。”李沐白安慰了翡翠一聲,隨即一閃便出現在大猩猩身前,一記鞭腿踢在它的腳跟上。

轟!

火勁在它腳麵上轟然炸開,狂暴的勁力竟然讓它飛出數米。無數根參天大樹被撞到,地麵上拖出一條甬長的痕跡。

大猩猩倉皇起身,眼中滿是驚愕的神色。原本張狂的模樣消失不見,取而代之

的卻是無比凝重。

腳跟處隱隱的痛覺告訴它,眼前這傢夥不好對付。

此時李沐白也挺詫異的,自己的火勁竟然冇讓大猩猩怎麼樣,看來這傢夥的確如同翡翠所說,耐揍。

既然這樣,那就好好當好靶子。

李沐白身體再次向前,大猩猩見狀立刻雙拳捶胸,猛的倒吸一口氣。

“躲開!”

翡翠驚呼的同時李沐白已經用出迷蹤假身,一道灌注了氣勁的靈力風暴驟然從大猩猩的嘴裡吐出。

刀刃一般的靈力將所到之處片片割裂,就連路途上猩猩族群當中的成員也冇有倖免,i當場被割裂成血霧。

李沐白的身影在靈力風暴當中化成了星光,大猩猩臉上頓時浮現一抹不屑。

“果然是懦弱的人類,真是不堪一擊!”

拍了拍手回頭轉身,卻立馬愣在當場。

“吐息!技能倒是挺炫的。可惜……打不到也冇什麼用。”

李沐白身影浮現在大猩猩的身前,飛起一腳踹在它的肚子上。

在大猩猩倒飛而去的瞬間李沐白的身影再次消失。

出現在飛行中的身後,又是一腳。

在消失……

再次一腳。

這次李沐白用的是水勁,火勁隻能讓它疼一下,估計金勁也冇什麼太大用。但李沐白用的水勁則不同,他冇有讓水勁在外表震開,而是將勁力灌注到大猩猩的身體之中,逐漸積累。

林中無數猩猩族群呆呆的看著這一幕,大猩猩龐大的身軀在空中未曾落下,不停的調換著方

向。

雙眼連連外翻,舌頭外吐。

一些不明所以的大猩猩興奮的拍著手,在為自己的王創造出新花活而感到高興。

被揍得暫時失了神的大猩猩此時終於緩過神來,抬起雙臂擋住了李沐白的一拳,堪堪站穩腳跟。

偏頭對著兩個看戲的三紋大猩猩怒吼一聲。

“你們兩個混蛋還在那看什麼?還不過來幫忙。”

兩隻三紋大猩猩頓時醒悟過來,嚎叫著四肢駐地,快速向戰場的奔行。

“滾蛋!”

李沐白隔空一拳,土勁轟然而出。

兩隻大猩猩被臉貼臉的束縛在一起,不能動彈。

趁著這陣李沐白繼續強攻猩猩王,水勁在它體內繼續疊加。

一連打出數十拳,李沐白飄然而退。

大猩猩見狀下意識的護住要害,見到情況之後頓時湧出一股羞怒之色。

“我要手撕了你!”

雙臂捶的隆隆作響。

砰砰砰!

一陣沉悶的聲響從大猩猩的身體內傳出,兩隻健壯胳膊忽然如同麪條一般,垂落在身體兩旁。隨後又是連續幾聲劈啪的轟鳴,一個水缸大小的傷口從大猩猩的胸口處崩裂而出。

轟隆!

龐大的身軀轟然倒地,口角當中混合唾液和血液的液體流淌而出。

嘶嘶嘶!

肩膀上翡翠瘋狂吞吐著信子,興奮的擺著身子。

大猩猩慢慢挪動著腦洞,眼神當中滿是憤恨。

“彆……彆以為打敗了我就可以重新奪回王位,我們的王已經摸到了那層桎梏,距離突破已經不遠。”

嘶嘶

嘶……

“彆做夢了,我就算是死也不可能背棄王。”

一蛇一猩猩似乎在說著什麼,不過李沐白隻能聽懂大猩猩的話,翡翠的蛇語他可聽不懂。

漸漸的,大猩猩的意識已近模糊,口中隻剩下陣陣呢喃和因為疼痛的哀鳴。

“結果了它吧!讓它痛快一點。”

大猩猩眼中浮現一絲感激,艱難的點了下頭。

李沐白手中拳勁湧出,大猩猩身體一僵,臉上逐漸浮現一絲解脫之色。

翡翠立刻遊下李沐白的身體,對著大猩猩的身上就是一口。

綠色的身體忽的一僵,旋即求助似的看向李沐白。

“你幫幫忙,我咬不動!”

李沐白這纔看到,大猩猩照比翡翠大了不知道多少,胸口的傷口被壓在身下看不到。而它剛纔那一口,大猩猩身體上竟然一點毛皮都冇破。

微微一笑,探出一指抹在大猩猩的皮毛上,一條淺顯的傷口浮現。大猩猩身體當中尚未消散的靈力向傷口處湧動,竟然有逐漸癒合的趨勢。

多虧了自己一直在用水勁疊加最後轟然爆開,否則無論自己用多少次金勁和火勁也無法打破這傢夥的防禦。

趁機掏出大猩猩的五紋魔核,翡翠也順勢一口咬到傷口下的嫩肉之上。

大猩猩的身體急速縮小,體表之上的五道紋路也慢慢消散。

翡翠鬆開口,體表發出一陣耀眼的綠光。

大猩猩重新翻身坐起,疑惑的看向李沐白和翡翠。隨即見到不遠處的族群,興奮

的跑了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