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會冇興趣?我可是答應將星空神殿的絕世秘寶送給你了。”

“大不了我再帶你去找些其他的寶物,星空神殿當中的寶物可都是上古時期留下來的,一定會對你大有裨益。”

“我還知道一個地方有柄仙劍,那可是古劍仙留存的。”

……

腦中滿是翡翠誘惑而又急切的話語,但李沐白卻依舊無動於衷。

伸手將六瓣仙草采下,收入係統揹包當中。

“你給我那麼多承諾都是空頭支票,儘管誘惑但卻不現實,我這人非常的務實,不如來點實際的。”

“我可以幫你揍死那隻四紋癩蛤蟆,也可以獵殺妖獸幫你快速恢複修為,同時也可以幫你奪回屬於你的一切。但作為回報,你是不是也要付出點什麼?”

獵殺妖獸快速恢複修為!

一聽到這話翡翠立馬露出意動之色。

“你想要什麼?”

李沐白快速遊出湖麵,幾個起落追上正在逃跑的癩蛤蟆。打出土勁將它封在其中,慢慢拉回到身邊。

右手虛握,不顧癩蛤蟆的掙紮。

“我想要的很簡單,我可以幫你恢複到全盛時期。但作為回報,你必須效忠與我。”

“效忠?我可是堂堂的星空神殿守護獸,你讓我效忠一個金丹境一層的修士?”

翡翠蛇頭高昂,語氣當中滿是不屑。

“哼!目光短淺。”

李沐白冷哼一聲,身形一分為三。三道身影不停的轉動,最後合而為一。

周邊的靈力瘋狂向這裡湧動,右拳

閃耀著驚駭的靈光。

隨即一道尖銳的龍吟轟出,直奔前方的湖泊。

轟!

一陣巨大響動,翡翠緊緊地盤在李沐白的身上纔沒掉下來。

天空當中降下大量湖水,澆的它一頭一臉。

放眼看去,隻見剛纔還在的湖泊此刻已經下灌,一個方圓數十米的巨大深坑出現在湖底之處。

剩餘的水流已經全部流向那道深坑當中,湖泊變成了水坑。

咕嚕!

翡翠看著眼前的一道長長的痕跡和湖中心的那一道深坑,心中冇來由的一顫。

貫穿湖中心達到水底,這一拳的威力就算它全盛時期也不敢硬接。這人哪裡是什麼金丹境一層的修為,這趕得上金丹境巔峰了。

“靈力不過是我的輔助而已,我修行靈力滿打滿算也才兩年的時間。”

“兩年!”

腦中傳來翡翠的驚呼聲。

“冇錯!隻有兩年,確切的說還不到兩年。怎麼樣,我再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

李沐白將癩蛤蟆送到翡翠的麵前。

“臣服於我,癩蛤蟆你現在就可以吸食,同時我也會幫你儘快達到巔峰時候。”

翡翠神色遲疑,考慮良久,神色凝重。

如果答應下來,自己以後就要成為這個人的下屬,又回到當初被人驅使的生活。但如果不答應,自己成長起來指不定還要多久,到時候那傢夥根基穩固,想要再奪回星空神殿恐怕難上加難。

“好!隻要你能幫我拿回星空神殿的所有權,我就答應效忠你。不僅僅

是我,連同神殿一起,全部效忠於你。”

李沐白要的就是這句話,右手握緊,手上的破壁閃過一抹光華。

癩蛤蟆呼吸猛的收緊,脖頸之間發出一聲脆響。

翡翠目光當中滿是貪婪,張口就要咬下去。

“等等!”

李沐白出手攔住翡翠,將癩蛤蟆腹中的魔核掏出。這個東西他在幾名擊殺的修士身上獲得過一些,係統回收的價值很高,一枚三紋的都價值兩萬回收點,四紋的估計能翻一番。

他可不希望因為翡翠將這癩蛤蟆吸食之後,那魔核跟著那傢夥一起冇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可以了!它歸你了。”

見到李沐白動完手,翡翠立馬撲了上去。尖銳的牙齒鑲入癩蛤蟆脖頸的軟肉處,蛇身一陣吞嚥的聳動。

身上綠芒暴漲,癩蛤蟆身上的紋路開始消散。

“呱呱!”

仰躺在地的癩蛤蟆身形縮小,隨即身體一番,叫了兩聲。

眼中掠過一絲茫然之色,旋即立馬跳入拳坑的水域當中。

翡翠心滿意足的吐出蛇信,優哉遊哉的遊回李沐白的肩膀之上。身體綠光明閃不定,慵懶的不成樣子。

“四紋妖獸果然不同凡響,要是再吞食一隻恐怕就要到築基期了。”

“四紋的多冇意思,與其不確定到不如直接晉升。你告訴我哪裡有五紋妖獸,我直接過去。”

翡翠大喜,撐起慵懶的身體向一處指了指。

“距離這裡不遠處有個大傢夥,皮肉厚實的緊。”

“得嘞

你給我指路。”

說著李沐白雙腳靈力浮動,身體快速向翡翠告知的方向掠去。

路上遇到的妖獸都是一拳解決,掏出魔核剩下的交給翡翠吸食。

單單這一路就讓翡翠吸食不下五隻各種紋路的妖獸,修為提升飛快。這一刻它不禁感慨,果然大樹底下好乘涼,自己每次吞食都要小心小心再小心,生怕惹到了那傢夥的心腹和修為太高的妖獸。

之前統禦它們的時候自然不用害怕,可如今自己變成了這副模樣,那些懷恨在心的一定會趁機報複,保不齊上交給自己的死對頭,到時候就真完了。

但現在就不一樣了,有了李沐白這個超級大手,收拾這些妖獸簡直就是手到擒來,再容易不過,自己也不用怕東怕西,光明正大的吸食就可以了。

實在是太爽了!

“那傢夥是一個族群的首領,它和它身邊的兩個統領級彆的開了靈智,其他的不足為據。”

李沐白順著翡翠示意的方向看去,遠處參天大樹之上悠盪著無數四肢健壯的大猩猩。

最中心的平地上一個體長約四米的大傢夥撐著胳膊躺在地上,五條紋路交錯縱橫,身後兩隻三米多高的三紋猩猩再給它用樹葉扇著風,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

身下幾隻小上許多的猩猩不時遞過一些水果,服侍周到,宛如帝王一般的極致享受。

忽然!

大猩猩聳了聳鼻子,一巴掌打開遞到嘴邊的香蕉朝著林中看去。

“你

竟然冇死!”

軀體直立而起頂到巨樹的樹梢,口吐人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