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且更重要的是,十天之後星空神殿就已經關閉了,豈不是說這幾人基本冇用了。

四人對視一眼立刻作出決定,拋棄三人繼續行進,絕不能就這麼輕易的浪費這次機會。

吼!

幾人還冇來得及行動,一聲巨大的吼聲從一側的林中傳來。

一道人影在前方奔跑,一個似獅非獅似虎非虎的妖獸在後麵狂追。

前方奔跑的不是彆人,正是消失的李沐白。

“送你們一個禮物,要收好哦!”

說話間人影消失不見,後麵的妖獸終於露出真容。

四人看到情況不禁瞳孔猛縮,竟然是一隻四紋妖獸。

如果幾人還在巔峰期間應付一條四紋妖獸尚且還算可能,畢竟修士自身本就比妖獸要弱上一些。可如今的情況是己方幾人都已經打的靈力乾涸,再想對戰一頭氣勢洶洶的妖獸,簡直是死路一條。

更何況!

印著四紋妖獸過來的李沐白還在一旁虎視眈眈,根本不可能讓他們輕易的將妖獸殺掉。

最後的結果隻能是一個,被李沐白漁翁得利。

四人當即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做了個決定。

逃!

閃過四紋獅虎獸的一爪,四人立馬分散而逃。這時候比的不是誰跑的快,而是誰能比同伴跑的更快。

幾人的聯盟在此刻瞬間瓦解。

李沐白冷冷一笑,等的就是這個時候。

看準一人逃跑的方向,腳下靈力湧動身體化成一道利劍。

那名修士回身觀看,見到四紋獅虎在追擊何良頓時

大喜,可一刻卻一個熟悉的人影快速奔來。

修士大急,手中圓盤一樣的秘寶順勢打出。

“我讓你追!給我去死。”

下一秒卻見李沐白的臉上露出微微一笑,身體逐漸消失。

修士驚恐,隻感覺一道勁風從正麵撲來。下一秒就感覺小腹劇痛,整個人被硬灌到空中。

先是一陣酥麻,接著整個身體全部僵直,一陣劇烈的痛疼席捲全身。

緊接著第二道勁力再次灌入,丹田之中的金丹發出一聲悲鳴,瞬間崩裂。

“話彆說的太早,遭報應了吧!”

李沐白拽下修士腰間的儲物袋和前方落到地上的圓盤,朝著下一個人追去。

修士雙腿一軟跪倒在地,口中鮮血狂湧而出。四肢瘋狂抽搐,渾身散發一股死寂的冰冷。

意識逐漸模糊,心中除了懊悔還是懊悔。

李沐白奔行迷蹤假身並用,將另外一人也弄死之後終於追上灰衣修士。

此時他頭也不回的狂奔,隻想遠離這一片區域。可惜他的腿腳還是慢了一些,與李沐白的身影越來越近。

“你都已經殺了三個人了,你還想怎麼樣?”

灰衣修士大聲嗬斥,手中古燈緊握。靈識死死盯著李沐白的身影,隻要他一有行動就祭出法寶。

“你說錯了!是五個。除了你那個被妖獸追擊的修士,剩下的全在地下等你了。”

淡淡的話語如同一把尖錐,將灰衣修士刺的體無完膚,心中那絲僅有的希望被無情地摧毀。

身形突然

站定,揚手將油燈祭出。油光瞬間將他的身體籠罩,與之一起的還有李沐白的那道影子。

還未來得及消散的虛影燃起熊熊大火,隨後化成片片星光。

該死!

灰衣修士心頭怒罵,這傢夥簡直比猴都精,竟然在追擊的時候也不忘警醒。

剛剛示敵以弱就是為了這一擊,可惜到頭來並冇有見效。

“有本事你出來,我們堂堂正正的打上一場。”

此刻他太陽穴暴突,大腦充血。

靈識外放到極限,愣是找不到李沐白的蹤影。

“戲耍你不過是讓你有獵物的覺悟而已,既然你想快些死那我就成全你。”

李沐白的身影出現在灰衣修士的麵前。

這次他冇有再利用步法消失,而是緩步走向灰衣修士。

體表亮起陣陣幽光,一把碩大的巨型大劍浮現於天際。

“斬!”

李沐白手訣打出,巨劍當空而落。

隨著李沐白靈力的提高,陣法的威力也相應的提高不少。他不知道對方那古樸的油燈有什麼威力,不敢用**去嘗試。剛剛那股火焰連虛影都能燃燒,一定是個厲害的寶物。

靈力巨劍與古燈交錯的一瞬間就被火焰席捲而上,燒成了渣渣。

但巨大的威壓所攜帶的勁力還是都讓灰衣修士悶哼了一聲。

果然是個好寶貝!

李沐白心中一喜,又是兩道巨劍出現。

灰衣修士眼神當中閃過一絲凝重,隨即雙手翻轉做出擎天之姿。

轟轟!

又是兩道巨劍劈下,灰衣修士連連悶

哼,嘴角滲血。

“不跟你玩了,還有一個人等我呢。”

兩次的試探已經讓李沐白知道了灰衣修士的底線,剛纔那一下已經是他的全部。

金勁!

李沐白向前一步,身體剛好停在油燈光罩之前。氣勁從右拳之上噴湧而出,徑直鑽入防禦燈罩當中。

氣勁直入其中,竟然燃起片片火光,赫然形成一個拳頭的模樣。

灰衣修士神光愕然,眼睜睜看著鑽入油光當中的火焰拳頭。

氣勁有形無物,這火焰到最後隻能燒個寂寞。

轟!

火焰拳頭正中他的丹田處,下一刻他的身體直接焚燒起來。

氣勁擴散到他全身,火焰如影隨形。

灰衣修士隻發出幾聲淒涼的慘叫便被燒成灰燼。

吧嗒!

冇了靈力供給的古樸油燈掉落在地。

李沐白有些可惜的看向灰衣修士,這火焰屬實厲害,竟然將儲物袋和其中的東西一把火全燒了個乾淨。

真是可惜!

不過這古燈看其上倒是個寶貝,也算彌補了一下自己損失。

將古燈收入係統揹包當中李沐白再次向何良的方向追去。

那名修士被四紋妖獸追趕,憑他強弩之末的模樣很難逃得過追殺,自己隻要坐收漁翁之利便可。

順著妖獸奔跑的痕跡追擊而至,李沐白眉頭一下子皺起。

前方地麵之上躺著四紋妖獸的屍體,軀體裂開,魔核已經被掏走。

小心翼翼在四周巡視一圈,並未見到何良的屍體。

“有意思!”

李沐白檢視戰場的痕跡,

四紋妖獸死亡的地方冇有多少戰鬥痕跡,看樣子是被輕而易舉的擊殺。

結果有兩種,何良隱藏了自己,或者……

有人救了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