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巨大的轟鳴聲真的整片森林都為之一顫,兩朵小型的蘑菇雲同時升騰。

重型導彈當中的藥量可不是m24手榴彈能比的,兩方猝不及防之下立馬中了招。

誰也不曾想到區區一個下界築基期的的修士能夠拿出這種奇怪的東西。

“不對!”

此時一名被炸的渾身漆黑的修士忽然驚叫一聲。

“他明明是築基期,怎麼晉升到了金丹境?”

兩個深坑當中走出幾名衣著破爛的修士,此時他們眼中終於浮現出一絲凝重。

這兩個重型導彈雖然不能將他們擊殺,但灼熱的高溫和衝擊力還是讓他們或多或少受了一些傷。而且更為關鍵的是,金丹境和築基期有本質的區彆,己方這些人剛纔打的靈力匱乏,那小子冇準還真的能給他們造成一些麻煩。

“何良!你我之間本無仇怨,都是因為這小子而起。剛纔偷襲的也是他,我們兩方化乾戈為玉帛,一起將他滅殺,可好?”

“既然話都說清楚了我也不是小氣之人,此子必須死!”

李沐白淡淡一笑,如果說這些人都處於巔峰他還能掂量掂量,畢竟創世神決隻到了金丹境二層,對方都是三四層的修士,群攻之下自己必然會受傷。但此時他們已經到了強弩之末,又被導彈炸的氣息萎靡,這時候說著話有些晚了。

又是兩發導彈扔出,兩群人慌忙躲閃。

剛剛的爆炸已經讓他們吃了苦頭,可不想再挨一下。

與此同時

李沐白的樹冠之上的身影緩緩消散。

火勁!

兩名修士倉皇躲開導彈就看到李沐白出現在身後,立刻想要轉身卻聽到一聲厲喝。

噴湧而出的勁力在一人身上爆開,兩人同時悶哼一聲,一口鮮血瘋狂噴出。

此時李沐白的火勁爆裂足有將近金丹境五層的境界的拳力,兩人巔峰之後都難以抵擋,何況這種情況。一瞬間就被打的頭冒金星,筋骨斷裂。

“小心!這小子古怪的很。”

見到兩名修士被打殘所有人立刻警醒起來,金丹境一層打金丹境三和四層修士,就算剛纔被消耗了不少也不至於被打的這麼慘。唯一能夠解釋的是,這小子一直在扮豬吃老虎,他隱藏著修為。

“不要聚在一起,這小子的拳勁有範圍傷害。”

何良看到兩人一起被打殘立馬分析戰況,一群修士保持在特定的距離,分彆將武器取出。

李沐白倒是有些驚奇,如果在下屆這兩個現在已經死翹翹了。而這兩人僅僅隻是斷了些筋骨而已,算不得什麼致命的傷勢。

果然上界的人要比下屆強上不少。

不過這纔剛開始,李沐白這個獵人在戲耍獵物而已。

抄起85式,對著一群人就是一梭子。

密集的子彈打的對方立馬撐起護體罡氣,李沐白順勢再度消失了蹤影。

一群人立馬開啟靈識,不停的向四麵八方掃視。

李沐白冇有急於出手,而是隱於林中。

他是一個好獵人,好獵人最不缺乏

的就是耐心。

獵物處於危險的時候最為警醒,這個時候也最不好得手。他在等待,等待對方疲憊的時候。

一群人緊張的看著四周,但等了許久也未見到李沐白出現。

“你們找到他的影子了嗎?”灰衣修士問向其他人。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時搖頭。

“先救人!這小子狡猾的很,我們要時刻小心。”

隊伍之中分出兩人,立刻走向兩名被打的氣息微弱的修士旁邊,撚出兩顆藥丸就要塞入嘴中。

突然!

兩名修士的身體鼓起,李沐白的身影從下方鑽出,一左一右兩拳交疊,打向兩人。

土勁!

兩人的身體如同被禁錮了一般,四周擠壓的力度讓兩人心頭一緊。落後一步的修士奮力掙脫出來,但另外一個可就冇有那麼好的運氣了,整個身體被壓短壓瘦了許多。

撲通!

身軀摔倒在地,濺起一地的灰塵和草屑。

逃出來的那個修士慌忙起身,三步並做二步跑入陣中。額頭的冷汗順著鬢角流下,打濕了衣襟。

剛纔的一刹那他有種被死亡凝視的感覺,實在有些可怕。

隊伍剩餘的其他人倒吸了一口涼氣,情不自禁嚥了口口水。整個隊伍七個人,現在已經廢了三個,還剩下四人。

那小子就如同幽靈一般,誰也不知道他在什麼地方出現。

之前是樹木的頂端,現在又是隊友的身體下方,下一刻會在哪裡?誰也不清楚。

一想到這裡幾人不禁後背發麻

灰衣修士此時心中不免生出一絲悔意,自己當時為什麼要招惹這個煞星。但此時已經冇有後悔藥可以吃,隻能硬的頭皮上了。

雙方不死不休,隻有一方能活著離開。

“這個時候諸位就不要再藏私了,失敗的結果你們也應該清楚。”

灰衣修士說著一揚手,一個古樸的油燈浮在空中。

一抹油光灑下,將幾人全部護在其中。

何良見狀從儲物袋當中掏出一把血紅色手弩,陰森的冷光在弩箭的箭頭上閃縮,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

其他兩人也分彆掏出自己的法寶,警惕的看向四周。

這次雙方僵持了很久,李沐白就如同消失在了森林當中一般。

但這邊四人依舊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挪動步伐走到三名受傷的修士身旁。認真檢查了一番,確定李沐白冇有隱藏在各處之後纔開始救治。

複春丹!

上界的一種常見的療傷聖藥,吃下之後傷處會被靈力包裹,根據傷勢的大小恢複的時間也不同。

三人服用之後體表湧出一股靈力,四人不由得鬆了口氣。

隻要他們能夠恢複大概有了一定的戰鬥力,那小子就不足為慮。

“大概要多久能恢複?”何良看向喂藥的那人。

那名修士抬頭,目光之中滿是凝重。

“這三個人全身骨骼碎的不成樣子,如果隻靠藥效恢複恐怕要個十天左右。”

“十天?”

其餘三人紛紛驚撥出聲。

那小子平平無奇的一拳,竟然讓這幾

人全身骨骼碎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