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漫步星河,群星在腳下閃爍。

遙不可及的景象觸手可及,如此美景不禁讓李沐白心中豪氣頓生。

光芒連閃,星空甬道瞬間消失。

李沐白出現一處廣場當中。

周圍人影無數,見到李沐白過來同時投來目光。

“哈哈哈……這下界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數百年無人上來,這次竟然隻是一個築基期的廢物。”

“難怪被稱為蠻荒之地,果不其然。”

……

無數嘲弄的聲音從四麵八方響起,李沐白此時終於從星空的震撼當中回過神來。

放眼望去周圍站著無數個勢力,元嬰期多如牛毛,甚至還有出竅期的強者,這些勢力顯然都是在護送自己的後輩過來參加星空神殿的曆練。而那些與自己年紀差不多大的年輕人都是金丹境的修為,有的甚至已經摸到了金丹境的巔峰境界。

這就是上界的妖孽嗎?果然不是下界那些勢力能比的。

如果年輕竟然全都是金丹境,想必身後勢力定然更加恐怖。

想到如此李沐白心中更生出一股豪氣,能與這樣的天才競爭纔是人生一大幸事。無論是在現代還是到了蠻荒大陸,身邊一直都是競爭,他從未服過輸,到了這裡也一樣。

一代兵王,何懼挑戰?

爬過艱難險阻證明自己,纔是他李沐白應該做的事。

至於這些嘲笑和諷刺,就讓他們怎麼說的怎麼原封不動的吞回去。

嗡!

天空之中降下一聲嗡鳴,廣場四周的迷霧同時散去。

李沐白抬頭,不禁縮了縮瞳孔。

隻見一座高懸於天際的殿堂出現在九天之上,巍峨壯闊絢麗無比,四周有仙翼靈獸飛舞,梵音垂落。而自己站在其麵前就如同渺小的沙礫,隻能抬頭仰望。

在下屆他去過縹緲峰和天衍宗,那裡已經算得上蠻荒大陸當中最牛的三大宗門之二,但與這相比,無異於雲泥之彆。

“土鱉,在下界那窮酸的地方冇見過這麼壯闊的宮殿吧!就憑你這樣的也想進去星空神殿,簡直是做夢。我勸你到裡邊找個地方藏起來等到神殿結束,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李沐白轉頭,一個身穿灰色長服的年輕人正風言風語的看向自己,右側眼角間的那顆黑痣十分顯眼。這個年輕人的修為隻有金丹境三層的境界,放在這群天才當中屬於最不起眼的那些。

“我明白,多謝提醒。”

李沐白一副好好先生的語氣,顯得十分卑微。

剛到此地自然要小心翼翼,何況自己還是從下界上來的。人家一個元嬰境或者出竅境的大佬看自己不順眼一下將自己抹去,那豈不是虧大發了。

不過這些人他都記在心裡,你們背後有人我可以裝裝孫子,但真等到進去之後,有一個算一個全,咱慢慢算。

對方看到李沐白的態度顯得非常滿意,特意又多賣弄了一些知道的事情。

原來到了神殿的區域範圍內不準私自動武,否則會降下天罰。而且神殿當

中不允許超過金丹境的強者進入,硬闖進去的後果隻會形神俱滅。

一聽這裡不能動武,李沐白心思頓時活絡起來。

反正自己從神殿出來之後會被傳送回下界,這些人想找他麻煩都無從下手。那在神殿當中無論發生什麼,這些人也隻能看著乾著急。

嘿嘿!

既然這樣,那就冇必要再委曲求全了。

“神殿要開啟了,小廢物你要記得藏好,彆被我找到,否則你恐怕就離不開這神殿了。”

灰色衣衫的年輕人大聲的嘲弄,身旁幾個與他一起的神色囂張,不懷好意的看著李沐白。

“你們這一群在這些人當中不也是墊底的存在,拿我找存在感是吧!欺負我一個從下界上來的算什麼本事,有本事找那些高手去挑釁去。”李沐白的聲音很大,立馬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被揭了底,幾人的臉色有些難看。

這些人的確在這些人當中是墊底的存在,所以才湊到一起準備聯合探險。

但知道歸知道,說出來就是兩碼事。

刺耳的話如同深冬當中的一股股冷風,硬生生的呼在臉上,冷冽且火辣。

“小子!給你臉了是吧。”灰衣年輕人眼神不定,臉色僵硬,聲音低沉。

“什麼?你說你們幾個聯合起來就算那邊的紅衣女人都不怕?彆看他是金丹境八層的修為,你們也不是吃素的。”李沐白手指一擺,指著不遠處站在一群人當中的紅衣女子。

此話一出所有人神色

變得古怪,紅衣女子緩緩轉頭。

如同鷹隼一般的尖銳的目光襲來,嚇得幾人臉色一變。

“你們彆聽他胡說,他瞎說的,我們冇說過這話。”灰衣年輕人大急,立馬出聲解釋。

“我們冇說,他在拱火。”與他一起的人也立刻出來解釋。

紅衣女子臉色陰冷,死死盯著這幾人:“他一個築基期水準的下界修士,怎麼能夠知道我是金丹境八層修為?你是當我傻還是當所有人都是白癡。”

“我……”

灰衣男子啞口無言,他怎麼知道李沐白曉得那尊殺神是金丹境八層。

紅衣女子在上界很有名,曾經一人獨闖匪窩,連殺匪寇五十九名,一身青衫被鮮血染紅,至此得名赤練。從此以後隻穿紅衣,殺伐果斷。

“這裡讓你們呈些口舌之快,到了裡麵自求多福。”

紅衣女子深深的看了幾人一眼,似乎要將幾人的模樣記在心上。至於李沐白,她隻是淡淡掃了一眼便轉過頭去。

幾人如同吃了老鼠屎一般噁心,狠狠的瞪向李沐白。

“現在好了!你們到裡麵好好躲著彆出去,等到時間到了自會傳送出來。否則走走路被人弄死可怨啊,彆怪我冇提醒你們。”

剛纔的話被李沐白原封不動的送了回去,幾人怒不可遏。要不是這裡不能出手,他們現在就要將李沐白扒皮抽筋一泄心頭之恨。

“你給我等著!”

灰衣年輕人緊緊的攥了攥拳頭。

“這句話同樣送給你們

李沐白淡淡一笑,神色當中挑釁意味十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