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靜室當中呆了三天,熟悉了破壁也摸清楚了破魂弩激發需要注意的事項。

期間找了雷林生問了一下,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動靜太大,可能大到引來不必要的麻煩。所以不到避無可避的難處,千萬不要用。

走出靜室的李沐白伸了伸懶腰,見到司空玄策坐在院中的石桌上。

“你在等我?”

司空玄策放下水杯抬頭,認真的道:“我想與你比試一下,希望你這次不要留手。”

“在這裡?”

“去競武台!”

“好!”

兩人一前一後離開靜室小院。

競武台,天衍宗宗內之人比武切磋的地方。

司空玄策的到來頓時引起了無數人的注意,這可是風雲榜之上第一人,無數人羨慕的對象。

“少宗主來了,他要上競武台嗎?”

“怎麼可能?年輕一輩有誰是少宗主的對手?他上競武台,站著讓我們一半修為都行。”

“那人好像不是我們宗門之人。”

“咦!那人不是當日在廣場上做美食的人嗎?他要與少宗主上競武台?”

司空玄策冇有理會眾人的議論,徑直走向一處競武台。

“啟動密閉模式!”

兩人站定,廣闊的競武台上立馬升騰起濃鬱的黑霧,將周圍掩蓋的密不透風。

“你放心!這裡你可以全力出手,任何人都看不到這裡。戰鬥的結果隻有我們兩個人知道,我不會告訴其他人。”

李沐白扭了扭手腕,兩條臂膀發出劈啪的響動。他也早想見識一下

風雲榜第一人的風采,如果連他都打不過何談與那些妖孽爭鋒?

“來吧!”

戰鬥**強烈,身上頓時湧出一股駭人的鋒芒之意。

人影化三,周圍靈力瘋狂向他的身體湧動。司空玄策不敢怠慢,雙目立馬變得無比認真。

咚!咚!咚!

巨大響動在競武台上響起,在外觀望的天衍宗門人都能聽到其中沉悶的迴響。不禁下意識的縮了縮身體,替李沐白感到一陣擔憂。

競武台的光罩與大陣相連,能夠抵擋元嬰境初階的一擊,但同時那光罩也是實打實如同牆壁一般的質感,撞到上麵肯定不好受。這麼大的撞擊聲,身體估計都要散架了。

時間不久!

競武台上的黑霧瞬間消失不見,其上麵的兩道人影分立兩側。

李沐白淡淡一笑,對著司空玄策抱了抱拳:“比試已經結束,我去找雷長老告個彆。”

司空玄策嘴角露出一絲苦笑,悄無聲息的擦掉嘴角的血漬。

“沐白兄弟好走,我們下次再來約戰。”

“好!”

李沐白答應一聲走下競武台。

司空玄策看著李沐白的身影消失在平台之上,口中不禁輕咳一聲。袖子當中的雙臂竟然抑製不住的顫抖,那是抵擋巨力過後的痙攣現象。

飛劍懸於腳下,快速禦劍離開。

“什麼情況?兩人誰贏誰輸啊?”

“這還用說,當然是少宗主贏了。”

“我感覺像是平手,冇看少宗主說下次再約戰嗎?”

司空玄策聽著周圍的

聲音覺得越發的刺耳,劍光一閃便消失在原地。

“少宗主這禦劍之術都這麼了得,真是我們追趕的榜樣。”

“是啊!是啊!”

……

李沐白在天衍宗等了兩天,雷林生和司空翟星終於出關。

兩人幫助雷純如何熔晶聖果,消耗不小,臉色有些不健康的蒼白。

得知李沐白要離開,立馬出言挽留。

李沐白贈送的熔晶聖果,說到底幫助天衍宗製造了一個未來的頂級強者,這種恩情,遠比製造一個金丹境的秘寶也大的多。

一個頂級強者能夠守護宗門千年,其中意義深遠。

“李城主何不再留幾日,讓我天衍宗儘一儘地主之誼可好?”

“這些俗套掌門可以免了,我來這裡本就是為求秘寶而來。如今我不僅得了秘寶還有雷前輩贈予的破魂弩,已經滿載而歸了。”

“那熔晶聖果可不是這兩種寶物能夠比擬的。”

司空翟星總覺得像是虧欠了李沐白什麼,心中頗為不是滋味。本來是奔著縹緲峰的南宮梓彤去的,冇想到欠了李沐白這麼大一份恩情。

“一樣的!這東西給我也用不到,給雷兄弟正好。我與玄策兄弟和雷兄弟一見如故,就當是我的見麵禮好了。”

“現在我要返回桐城,之後還要去西海一趟,時間緊迫。再不趕路,怕是來不及了。”

“那好吧!我與雷長老一起送二位離山。”

……

李沐白和南宮梓彤走過傳送陣,司空翟星和雷林生一直送出

冰川地帶才返回宗門。

“奇怪了!雷純這小子在吸收熔晶聖果不能出來相送,但司空玄策那小子可與李沐白興趣相投,怎麼也不見他的蹤影?”

回去的路上雷林生疑惑連連,看向周圍的門人。

司空翟星也是微微一愣,同樣滿眼疑惑。

“掌門,雷長老!之前少宗主和此人去了競武台,是不是因為這件事而鬨翻了?”

“競武台!”

兩人對視一眼同時一愣,忽然覺得這段時間好像錯過了什麼。

司空翟星腳步一頓,後方幾位長老腳步也跟著停下。

雙手發出一個法印,天空之中的大陣忽然降下。

一道光幕出現在幾人麵前,正是當日司空玄策與李沐白戰鬥場麵。

兩人站定,準備進攻。

期初幾位長老還說著李沐白自不量力的話,但隨著光幕當中畫麵的不斷進行,就如同死鴨子一般被人死死的掐住了脖子。

光幕之上的司空玄策如同皮球一般被李沐白轟的無法還手,一遍遍的撞擊在四周的光壁之上。

蹂躪!完虐……

一係列詞語出現在所有人的心頭。

風雲榜第一人?青年時代的第一人?就這麼被人無情的打在牆上摳也摳不下來的那種。

司空翟星臉色鐵青,雙拳緊握。雷林生在一旁神情古怪,想笑卻不敢笑出聲。

揮手將光幕散去:“這件事就爛在你們肚子裡,如果讓我知道誰說出去,有你們好看。”

“是,掌門師兄!”

眾人靜若寒蟬,一個個

不敢多說一個字。

“讓他吃吃虧也挺好,知道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司空翟星雙手揹負,瞬間消散在原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