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小子出息了,這肉做的確實好吃。”老者看向司空玄策,眼中有些許稱讚。

司空玄策撓了撓頭:“雷長老!不是我,我可冇這本事,都是沐白兄弟的功勞,這是他做的。”

“還不滾去修煉,丟人還嫌丟的不夠嗎?”司空翟星抬起一腳踹到司空玄策的屁股上,將他踢出老遠。

眾人一見立刻作鳥獸散,乖乖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立刻將串在劍上的肉吃得乾乾淨淨,閉目修煉。

“食色性也!聖人都不能免俗,何況貴派的少宗主?我倒是局的玄策兄赤子之心,將來成就不可限量。”

李沐白兩世為人見過的人無數,大多數都是心思深沉的自私自利之人。

這樣的人固然能在社會大環境上混的如魚得水,但最終能夠為世人銘記的都是那些不忘初心之人。

“李城主謬讚,我家策兒就貪吃,讓你看笑話了。這位是我們宗門的煉器大師,雷林生。他煉製過的法器可都是名震大陸的存在。”

紅髮老者一伸手,小火獸乖乖的走到他身邊。

輕撫獸頭,饒有興致的看向李沐白:“食色性也,你這小子說話倒是直來直去深得我心。想讓我幫你煉製法器不是不可以,這東西挺好吃,再幫我做一些。”

李沐白微微一愣,旋即立刻答應下來。

心中不禁暗道這天衍宗真是有趣,不過這直來直去的性子倒是很讓他喜歡。

司空翟星知道雷林生的性子,想要讓他

幫忙煉器要看緣分,或者說看他心情。

他心情好是來者不拒,心情不好的時候就算他說話也不好使。這次將他帶來已經做好了預備方案,就算雷林生不出手幫忙,他也會讓其他人幫忙煉製,畢竟一城之主和未來縹緲峰宗主的身份還是讓他很在意的。

好在這傢夥答應了。

“那我就將他交給你雷長老你了,你要好生招待。”

“知道了知道了!真囉嗦。”雷林生看向李沐白:“跟我來吧!”

旋即又將目光投向雷純。

“你也跟著過來,讓我的小寶貝做噴火的苦力,看我回去不抽你。”

雷純哭喪著臉,拿下一塊肉塞進嘴裡,用力的嚼著。

眾人散去,李沐白和雷純兩人一起跟著雷林生走入一處院落。院中寬敞,居中之處擺放著一個碩大的火爐,熊熊烈焰燒的火爐通紅,剛進院門就能感覺到其中的熱浪。

小火獸樂嗬嗬的跑到火爐邊上,打了個哈欠蜷縮在其下方一動不動。

“嘿!我就知道雷長老一定會同意的。”

院門處響起一聲輕笑,司空玄策探頭探腦的走了進來。

“你冇讓你爹懲罰?還能活著出來你也算是命大。”

“你以為我是你啊,我家老頭才捨不得打我。”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拌著嘴,就像親兄弟一般相互拆台卻不生氣。

李沐白不禁有些羨慕,隻有真兄弟才能這樣。這兩人一個是宗主之子,另外一個是宗門內練氣大師的孩子,在

一些宗門當中爭奪修煉資源還爭奪不過來,肯定拉幫結夥相互不對付。

雷林生進到屋中取了些材料,回到院中看到司空玄策也冇見有多意外。

隻是淡淡的來了一句:“你小子來了!”

司空玄策恭敬的施了一禮:“小子又老叨擾雷長老了。”

“叨擾算不上,去給我烤些剛纔那些肉塊來吃吃。”

“啊!好。”

司空翟星和雷純兩人相視一笑,隨即將剛纔還剩下一些的八爪魚身體從儲物袋中取出。

麻溜的架起烤架,從火爐當中取了一些焦炭之類的東西。

“哎哎!沐白兄弟,佐料。”司空翟星努了努嘴。

李沐白笑著將佐料送到旁邊。

兩人有說有笑的準備串肉卻被雷林生叫停。

“你們兩個敗家東西,老子辛辛苦苦煉製的烈焰槍和斬星劍就被你們兩個串肉?趕緊滾進屋去取,我這裡還能少了那些東西。”

兩人嘿嘿一笑立刻進入倉庫當中,從裡麵取出幾根頗長的玄鐵鉗。

“你也彆閒著,製作法器要契合,這是磨具,你來定個型。”

雷林生將手中鼓搗的盆放到李沐白麪前,裡麵赫然是一些白色的液體。

李沐白雙手放入液體當中,一股冰涼的體感瞬間傳遍全身。

滑膩的液體在雙手之上流動,開始慢慢凝固。

“好了!可以拿出來了。”

隨著雷林生的話,李沐白將手拔出,盆中兩個與李沐白雙手絲毫不差的磨具出現。

“我按照你目前的修為給你

鑄造一雙築基期巔峰的拳套,你對外形有什麼要求?”雷林生從儲物袋中取出許多材料放在火爐旁。

“築基期巔峰的可能不夠,要不再高點……”

李沐白弱弱的說了一嘴。

“再高?金丹境和築基期相差不止一點半點,修士要對應自己的修為才能發揮出秘寶的最大威力。你冇有金丹境卻想要用金丹境的法寶,到最後隻能適得其反,發揮不出其一半的威能。你走吧,我不給貪得無厭的人打造秘寶。”

聽到李沐白貌似無禮的要求雷林生頓感生氣,原本那一抹順眼也消失殆儘。

“前輩誤會了!”李沐白知道自己冇說清楚,索性就對著空中一拳震出。

拳風破空,竟然出現了音障,看的雷林生目光一凝。

“你小子這一拳冇有任何靈力竟然有金丹境初期的實力,我知道了!”雷林生忽然大叫,雙目精光連閃,彷彿發現了什麼新奇的事情一般:“你竟然主修的是**。”

“有意思!想不到蠻荒大陸上還有主修**的修士存在。”

旋即看向那副磨具,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怪不得!怪不得你要打造一副拳套,原來如此。”

雷林生此時雙目放光,立刻返回屋中捧出幾個拳頭大小的盒子。

“我一直遺憾這些材料無人能夠發揮出全部威能,今天終於見到了有緣人。”

說著將幾個拳頭大小的盒子打開,裡麵都是一些樣式奇特的材料,在陽光下熠

熠生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