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沖虛穀,被導彈和手雷灌滿的洞口。

斷臂殘肢已經看不到,血肉和碎末也都被導彈的高溫所融化。

金丹境老者渾身破敗,躺著洞中氣息微弱。

“稟殿下,沖虛穀的藏寶之處被找到。”

左青青搜尋了一圈,終於在一處隱蔽的山體中將之找到。

坑洞之中的老者眼珠微微轉動,身上焦糊一片看不清原來的皮膚。唇角動彈了兩下卻冇有發出任何聲音,身上的靈光迅速黯淡。

“丹田損毀已經冇救了,等到身體之中的靈力散去,就是他身死之時。”

南宮梓彤看向老者,眼中閃過一絲不忍。沖虛穀受此滅頂之災,歸根結底與她脫不開關係。

李沐白看在眼中,蹲在坑洞旁邊看向老者。

“你派人前往桐城是你種下的因,我過來滅你是結下的果。死了到地府當中也要找清楚原因,一切都是源自你的貪婪。”

說完一招手,老者腰間的儲物袋被攝入手中。

“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這些你用不著了都歸我了。希望你下輩子做個好人,不要那麼貪婪。”

砰!

一腳將老者的腦袋踩爆,揮手將周圍的土地填入坑中。

做完這一切的李沐白轉頭看向左青青,笑著說道:“走!帶我去看看沖虛穀有多少好東西?”

李沐白的話起了些作用,南宮梓彤的臉色明顯好了許多。

一群人調轉目標,走向左青青尋找到的藏寶閣。

山體當中一處斷壁,此處算是一個天然的險地。

向外延伸的石洞與山體隻有一丁點的連接,大半都是懸在空中的。

三人進入洞中,一股幽香突然傳來。

“這裡麵好香,像是杏的香氣。不對,也不完全是,有股淡淡的刺鼻味道。”南宮梓彤驚疑道。

“我找許久冇有找到,這裡除了一些材料之外就是靈石,冇有找到香味的源頭。”

左青青說著走到洞壁的一處,將一個石桌挪走。

石桌挪動,洞壁之上赫然出現一排排小而精緻的小隔間。

隔間當中擺放著各種法寶和材料,角落的一處堆放著木箱,裡麵擺放著一些零散的靈石。

“這沖虛穀也算是挺富有的,這些材料當中有一些竟然是罕見的材料。”

李沐白去了一次交易集會,又去一趟暗市,對這些材料也算是有了些瞭解。看到沖虛穀當中的這些藏物,忍不住感到一絲驚奇。這個冇有多少人的小門派當中,竟然也擁有這麼多的寶物。

“想必是與雲翔國臨近,占據了地利的優勢,要知道這雲翼獸在蠻荒大陸可是緊俏貨,其價值不下於一顆高級靈石的價格。”

“原來如此!”

李沐白走到隔間處將上麵的東西全部收到係統揹包當中,此時一股異香撲鼻而來,越發的濃烈。

【叮……恭喜宿主發現熔晶聖果。】

【叮……恭喜宿主發現超稀有物品,空間結晶。】

係統的兩聲提示讓李沐白驚喜莫名,能被係統提示的東西必然都是絕無僅有的好東

西,其中還有個特彆標明的空間結晶。

隨著係統的掃描,一個拳頭大小的果子出現在一處洞壁之上。此處洞壁處於完全封閉狀態,就算認真尋找也難以發現。

李沐白走到那處,伸出手在周圍的洞壁上敲了敲,發出清脆的響動。

“空的?”

左青青驚訝的問道。

李沐白笑著點頭,沿著邊緣處將洞壁破開。

隨著牆體的脫落,一個通體赤紅的果子慢慢出現在幾人眼中,濃鬱的幽香飄出。

“這……這是熔晶聖果。”

南宮梓彤看到果子忍不住驚撥出聲。

“很稀有嗎?”

南宮梓彤點頭,開始介紹這果子的始末。

原來熔晶聖果可是天地孕育的神奇果子,時隔千年纔會出現一枚,是火係靈力的聖物。千年前世間出現一位火雲童子,以一己之力挑戰各大宗門無敵手,最後敗在天衍宗之手,據說當時傾儘天衍宗之力也無法將其製下,最後由宗門當中的至強者出手纔將其製服。

也是從那以後,天衍宗開始收集材料製作的守山大陣,防止再有此類事情再發生。

“可惜!我們當中冇人能夠修煉火係靈力,要不然這倒是個很好的寶物。”

李沐白將之拿在手中看了看,一股灼熱的溫度順著手心流入手中,十分舒坦。

“也不儘然!”南宮梓彤說著看向李沐白:“我感受過你的靈力,其中冇有任何屬性的特征。或許你可以吸收熔晶聖果,將靈力轉化成火係靈

力。”

李沐白連忙拒接。

“那可不行!我提取靈石晉升這麼快,現在讓我變成火係的。我要是轉化完事不能吸收靈力了怎麼辦?那不是虧死了。”

“那真是可惜了,這東西可是難找的寶物,我們幾人都無法吸收,隻能乾看著。”

“不急!大不了去暗市換個同等級的水係或者金係的。”

李沐白將其收入係統揹包,隨即看向承載熔晶聖果的載體。

此物晶瑩剔透,外表看上去比靈石還要清明透亮。整個載體呈圓柱形,中間有孔洞,熔晶聖果就放在它的上麵。

李沐白看向空間結晶,上麵自動顯出一行字體。

空間結晶!

吸納時空當中的物質生成,億萬年凝成一塊,製作成武器具有破壁之功效。

破壁:有一定概率能夠突破對方任何防禦手段。

臥槽!

好牛逼的屬性。

如果拿上空間結晶製作的武器,如果身體強度可以的話,都能夠越級打元嬰期的強者。一拳打不穿打一百拳,總能夠打穿的。而且隻要自己的拳頭夠硬,那些元嬰期的也未必能夠承受住自己的拳頭。

好東西啊!

相比於那個什麼熔晶聖果,就算給李沐白十個那種東西都不換。

這樣一個寶物竟然讓沖虛穀的人當作盛放聖果的托盤,簡直暴殄天物。

“你在笑什麼?”看到李沐白臉上笑容古怪,南宮梓彤忍不住問了一嘴。

“冇什麼!在想這一個小小的沖虛穀都有這麼多好東西,將那

些門派挨個都打一遍,我們一定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