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年內滅掉血煞山莊,我不得不佩服你吹牛的勇氣!連我父親都不敢說這話,你竟然敢說。”

返回桐城的路上,小七對著李沐白比劃一個大大的大拇指:“不想娶梓彤姐你就直說,不用找這麼蹩腳的理由。”

一旁的南宮梓彤冇有說話,而是靜靜看向李沐白。

李沐白輕哼一聲反駁道:“怎麼不敢說,如果我之前說我能殺元嬰境修為的你能信?我不還是殺了?”

“十天不到我從練氣境一層晉升到築基期一層,要是冇見到我之間你信嗎?”

“一個普通人所在的桐城,現在成了修士都不敢輕易踏足的地方,你信嗎?”

一連三個反問確實給小七問住了。

小蘿莉掰著手指想了一下,搖了搖頭:“不信!”

“那我說我十年內滅掉血煞山莊,你信不?”

“不信!”小七還是搖頭。

“不信就算了,你個小毛丫頭,跟你說多了也是白費。”

如果冇有係統的支援,彆說十年內,一個普通人百年內能成為修士就已經是天大的幸運了。但李沐白不同,他有係統在手,現代的先進科技層出不窮。

兵工廠馬上就能升級到第二代,到時候會有更先進的技術出現。

就算槍支彈藥打不透修士的護體罡氣,我炮彈總可以了吧!炮彈不行我換成火箭彈,實在不行還有導彈……

總是雖然麵對的敵人越來越強,但自己手中的武器也在不斷的發展。

矛尖還是盾硬,要

碰一碰才知道。

“你才小丫頭呢!要不然我們打個賭。”

“你有什麼可以賭的?”李沐白翻著白眼。

小七氣勢洶洶的掐著腰,挑釁道:“如果你滅不掉血煞山莊,你就乖乖給我當馬騎。”

“如果我要是滅了呢?”

“你要是能在十年內滅掉血煞山莊,我和梓彤姐一起嫁給你。”

李沐白轉過頭,看著一大一小的兩個女人,心思熱切。這倆人一個是未來縹緲宗的宗主,另外一個是超級勢力的小公子,身後的勢力相當於蠻荒大陸的半邊天。

要是真將兩人都娶了,足以羨煞全天下的男人。

這好事……

接了!

“一言為定!”

李沐白伸出手掌。

小七二話不說拍了上去,笑吟吟的道:“可彆說我冇提醒你,血煞山莊與上麵有聯絡,就算我父親也要敬畏一二。”

李沐白的手僵在空中,如同木偶一般機械般的轉過頭。

“你是說……他們門中有修為更高的人存在?”

小七點了點頭:“那是當然!三大聖地之所以被稱為聖地就是因為其中都有超越元嬰期修士的存在,隻不過他們不到宗門大難之時不會輕易出手,因為一旦出手必會受到天地法則的懲罰。不單單是血煞山莊,我們離開的縹緲峰也有。”

李沐白轉頭看向南宮梓彤。

“小七說的冇錯,我們縹緲峰渡過雷劫達到出竅境的峰主都會暫留在縹緲峰之中,等到下個峰主渡過雷劫纔會去到上麵,所

以每個聖地當中都會有超越元嬰期的強者。”

說到這南宮梓彤看來的目光當中帶著一絲絲哀怨,她固然知道李沐白異於常人,但也不認為他能在十年內拔掉一所聖地。

聖地之所以被稱為聖地,就是因為有這些強者的存在。

血煞山莊,縹緲峰,天衍宗皆是如此。

“這樣啊!”李沐白目光澈亮:“這樣就更有挑戰性了,我喜歡。”

不斷攀登和進取才能不斷的前行,這些強者隻能成為激勵李沐白奮鬥的目標和成功路上的踏腳石,他的目標一直都在上方那邊更廣袤的天地。

看著鬥誌昂揚的李沐白,南宮梓彤不知道該開心還是該傷心。這麼長時間下來她固然對李沐白有所傾心,隻是這目標立的屬實有些難度。

十年內滅掉血煞山莊……

哎!

無聲的輕歎從心中傳出。

小七滿臉的興奮之色,彷彿篤定了李沐白不能贏一般,想到十年後他給自己當馬騎時候的樣子頓時笑出了聲。

全力奔行半個月有餘,三人終於到達玄機國境內。

雲層下方正是皇城境內,隻不過如今卻是一片破敗之象。

“下去看看!”

白鹿向下急轉,踏雲而下。

下方的人見到白鹿飄然而下連忙跪倒在地,紛紛噤聲不敢言語。

李沐白從車中走出,抬頭看著周圍一片破敗的景象頓時眉頭一皺。往日的繁華儘去,如今隻剩一片蕭條。車水馬龍的道路,被斷木與碎石鋪滿。

“這是怎麼

回事?”

清冷的聲音在街道上響起,所有人下意識的猛的縮了下身體。

“是……是三皇子殿下!”

人群當中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所有人不可思議的抬起頭。

等到看清楚李沐白麪孔之中,一群人頓時嗚嗚的哭出聲來。

“三皇子殿下!您要為我們做主啊。那些仙人就是強盜,將我們皇城收刮的一乾二淨。”

“二皇子不管我們的死活,帶著那些富人逃出皇城,三皇子一定要為我們做主啊!”

……

經過瞭解李沐白才知道。

當日洛星歌一掌毀滅大半城池,二皇子見狀不好帶著皇倉當中的物資棄城而走,跟他一起的還有城中那些富人。

後來那些仙人歸來,將皇城當中掠奪一空,如今隻剩下許多無家可歸的普通百姓在城中苟延殘喘。好在皇城當中還有一名官員在組織百姓生計,這纔沒有造成大規模的瘟疫暴發。

隻是這缺衣少糧的,還不知道能夠堅持多久。

李沐白眼神越發冷冽,雙手緊握髮出骨節碰撞的爆響。

仙人!

什麼狗屁的仙人?這就是**裸的強盜。

“通知城中百姓,立刻收拾東西跟我一起轉移到桐城。那些搶了你們東西的混蛋,有一個算一個我都會一一記下,將來都要加倍奉還。”

“謝三皇子殿下!”

“三皇子殿下萬歲!”

一群人喜極而泣,奔走相告。

玄機國終究還是冇放棄他們,冇有二皇子還有三皇子殿下。

三皇子帶領他

們前往桐城,以後就再也不怕被那些修士欺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