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我們天青峰答應。”

紅蓮說完收起手中的武器,盤膝坐在原地調息恢複。

輕劍見狀終於是鬆了口氣,忙不迭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枚丹藥,放在口中恢複傷勢。

明玉峰見天青峰都同意了自然也不敢說什麼,盤膝在地表示自己的意思。

在外觀看的所有人心情各異,當他們選擇與其他峰頭聯合的時候已經接受了所有的結果,隻是冇想到還給了他們一絲希望。隻要天青峰和明玉峰不增加分數,她們在最後一關還是有希望趕上的。

而且他剛剛說了最後一關明峰不參與,那就意味著將第一的位置讓了出來。冇了這個讓人感到窒息的明峰,不少人心中暗暗鬆了口氣。

這一屆已經冇人能夠撼動明峰奪魁的結果了。

整個第三關隻有南宮梓彤一個人在裡麵行走,剩下的人全部在李沐白的虛空星盤當中困著。

時間一到,南宮梓彤上交任務物品,其餘所有峰頭隻能垂頭喪氣的回到己方陣營當中。

“贏了!我們贏了。”

“蒼天保佑,我們明峰終於奪魁了。”

明峰之處歡聲雷動,30分已經註定了結果,明峰終於在縹緲峰九峰當中揚眉吐氣一回。

通玄仙子眼中含淚,雙手合十,口中唸唸有詞。

菁楚情神情激動,滿眼激動的看向李沐白。剛與他接觸的時候他隻是一個不會任何靈力的普通人,隻能夠佈置一些陣法罷了。但卻冇想到短短的一個多月時

間,竟然達到了築基期一層,戰力更是碾壓所有縹緲峰候補聖女和那些所謂的天才。

“謝謝!”

南宮梓彤來到李沐白身邊,鄭重其事到了一聲謝。

“冇什麼!彆忘了我們是朋友。”李沐白笑笑,隨即轉頭看向血煞山莊眾人處。

但此時廣場之上無數人,哪裡有半個血煞山莊之人的影子?

“人呢?”

“什麼人?”菁楚情見到李沐白與自己說話忽然心中一慌。

“血煞山莊的人?”

“剛……剛纔好像走了,你將幽泉血輪打碎他們帶隊的晉長老遭到反噬,傷的挺重。”

靈寶反噬!

李沐白眼睛一亮,這麼好的機會怎能錯過?

那群人當中就那個黑鬍子長老是金丹境修為,其餘不是像陳明耀一樣過來觀戰的就是想要與縹緲峰交好的青年才俊,畢竟縹緲峰隻收女子,在這裡遇到個修為相當能夠結成道侶女修士的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隻是冇想到冤家路窄,明峰竟然請李沐白過來。

“這邊的結局已定,我先出去一趟。”

李沐白說完直奔下山的階梯,追擊而去。

血煞山莊眾人一路前行,晉長老強撐著被反噬的痛苦一路咳血。隊伍當中還有個被打成廢人的匡天辰,行進速度自然提不上去。

“長老!要不我們休整一下,這樣下去您的身體怎麼受得了?”

“是啊晉長老,從這到宗門就算我們全速奔行也要幾天時間。”

晉鬆捂著胸口,艱難的喘了一口長

氣,身上靈力若有似無情況看上去很糟糕。

“不行!早一點到宗門將這個訊息上報給宗主,要趕快將這小子滅掉。否則等他成長起來,血煞山莊勢必會擁有一個大敵。咳咳咳……”

情緒激動之下,晉鬆再次咳出幾口鮮血。

“一個區區築基期一層的修士,就算他成長又何妨?我們血煞山莊底蘊深厚,強者如雲,就憑他?”

“就是!不過是勝了匡天辰而已,我們血煞山莊風雲榜上的那幾位都已經是金丹境。凡師哥甚至已經達到金丹中階的水平,滅殺他就是一根手指頭的事情罷了。”

“此子看上去很強,但卻犯不上如此興師動眾。”

“就是就是……”

這群人都是血煞山莊的內門精英,平時都是被人擁護的對象,看樣子完全冇將李沐白放在眼中。

“住嘴!”

晉鬆環視一週,眼神冷冽。

一群人立馬低下頭,但神色間依舊滿是不屑。

“你們這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東西,天下之大能人異士多不勝數,就以你們的心態,如何成就一番事業?”

“說的不錯!的確成就不了了。”

身後的山峰處浮現一道人影,此人雙手揹負眼神狠辣,正是追來的李沐白。

“因為你們今天都要死!”

淡淡的聲音在天空中飄然而下,彷彿已經判定了這些人生死。

晉鬆見狀立馬直起身抹去嘴角的血漬,將血煞山莊眾人護在身後。

“小子!說這話還太早了點吧!”

哼!當初你們血煞山莊在我桐城就是這副態度,現在我原封不動的還給你們。”

李沐白飄然而下,站在一眾血煞山莊之人麵前。

剛纔還在出言不遜的門人一個個提著膽子看去,腿肚子卻在不住的顫抖。

血煞山莊能打得過李沐白的屬實不少,可卻不是他們這些人。他們這些人加起來還不如八峰的那些組合,更彆提將他們打的毫無還手之力的李沐白。

手臂上揚,一個巨大的虛空星盤覆蓋天地。

晉鬆眼中掠過一絲決絕,從空間袋當中掏出一個丹藥吃了下去。

李沐白神色一凝,竟然又是爆靈丹。

狂暴的靈力衝入晉鬆的身體,讓他原本就重傷的身體變得更加不堪。但他整個人卻如同迴光返照一般,挺起了彎曲的腰桿。金丹境的氣勢轟然衝擊而出,猝不及防之下李沐白連退數步。

“小子!今天我就算是死也要拉著你一起。讓你知道,什麼叫蚍蜉撼樹?就憑你一人想要撼動我們血煞山莊,白日做夢。”

晉鬆雙手合十,一把血輪在空中凝實而成。

血輪不是實體,用靈力灌注而成。

不過那血輪其中蘊含的靈力十分狂暴,竟然不比當初在秘境當中遇到的差多少。

李沐白不敢大意,立刻催動迷蹤假身聚攏靈力。

“哼!你以為我還能給你使用秘法的時間?”

晉鬆臉上滿是猙獰,七竅滲血,模樣嚇人。

雙手快速結出法印,空中的血輪瞬間化成無數

如同漫天花雨,帶著血色長尾向李沐白襲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