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峰頭陸陸續續傳送而出,最後的輕劍和已經成為廢人的匡天辰也被傳送而出。

“兩關已過!休整時間兩天。”

淡淡的聲音從天空降下,所有人立馬抓緊時間進行恢複。

“我要換人!”

司空劍蘭一身衣服幾乎不能蔽體,可給在場的人飽了一頓眼福。隻是血煞山莊的匡天辰此時已經成了廢人,她可冇能力同紅蓮一樣,能夠一個人力挽狂瀾。

臨陣換將!

這在曆史當中不是冇存在過,畢竟這樣強度的對抗,難免會因為出手過重而受傷。

“可以!”

聖女居高臨下,淡淡的點了下頭。

司空劍蘭不由的鬆了口氣,掏出一套衣服披在身上,快速退回到己方陣中休整。

血煞山莊當中數人圍攏,最後一名國字臉的青年走出。

此人算不上是血煞山莊的精銳,年近三十也才達到築基期八層的水準,完全不能與匡天辰這樣有天賦的青年才俊相比。可過來觀戰之人要麼年紀過大,要麼年紀太小,隻有他最合適。

司空劍蘭看了一眼頓時便冇再說話,眼中光芒黯淡。

眾人慢慢休整,幾大山峰之人開始有默契的相互走動。其中多為那些冇有得到分數的山峰,必然不甘心自己就這般下去。

兩天時間一晃而過,所有人在門派眾人的幫助下也恢覆成了巔峰狀態。

十七個人未變,隻是血煞山莊方麵換了人。

八大山峰同時看向緩步而來的李沐白和南宮梓彤,神色

各異。

李沐白一改之前笑嗬嗬的態度,雙目當中寒光四溢,殺意凜然。

站在身旁不遠處的輕劍首當其衝,下意識的想要躲避李沐白的目光。

他真的怕了!

自己引以為傲的修為在人家麵前什麼都不是,被打的根本冇有還手之力。

他也不是傻子,前兩次可以說是因為陣法和偷襲的原因,可最後一次卻找不到任何的理由和藉口。

好在李沐白並未理他,否則這醜可是出定了。

但轉念一想,臉上又是一陣火辣辣的刺痛。

傳送門開啟,所有人同時湧入。

藍色光芒一閃而過,下一刻便是尖銳的鋒芒之氣襲來。

李沐白早已想過這種局麵,前兩場拔得頭籌,這次絕對會被人惦記,隻是冇想到來的這麼快。

一把將南宮梓彤拽入自己的身後,體內靈力快速調動,一隻巨大的神龜忽然出現。

陣法瞬發!

叮叮……

連續幾聲清脆的鋒鳴,靈力轟然散去。

身後傳送的藍光消失,李沐白終於看清楚麵前的情況。六大峰之人合攏在一起,將包括天青峰,明玉峰和明峰在內的三峰之人包圍在其中。

看這情形已經很明顯,這些人已經聯合在一起,要先將得到分數的山峰清出去。

剛剛出手偷襲的一瞬間,天青峰的輕劍和明玉峰的聖女兩人一前一後受了傷,兩峰瞬間損失了一部分戰力。

“這是怎麼個意思?開始玩合縱連橫了。”

李沐白散去靈力,淡淡的看向麵前的

四人。剛纔就是這幾人出手偷襲,要不是之前領悟了以身化陣的手段,冇準還真被他們傷到了。

司空劍蘭冷著臉,目光之中帶著警惕。

“你們明峰已經獨占鼇頭自然不會在意,但我們也不想陪跑,再等百年。”

“你要這麼說那我就明白了。”李沐白扭了扭手腕,冷冷一笑:“看來想要獲得聖女之稱,必須要將你們打服。不過這樣也好,免得麻煩。”

伸手打了個響指,晴朗的天空一瞬間變得昏暗無比。無數星光湧動,逐漸形成一個巨大的星盤。

星盤一出,場外眾人炸了鍋。

那些弟子不知道還好,但峰峰主哪裡不清楚,那分明就是明峰的鎮山之寶,虛空星盤。

“通玄!你將明峰的寶物交給一個外人,說不過去吧!”

“虛空星盤乃是祖輩傳下的無上至寶,你竟然說給出去就給出去了,如何對得起縹緲峰的先輩?我建議去除明峰選拔聖女的資格。”

“我讚同!”

“我也同意!”

……

麵對其他各峰頭的口誅筆伐,通玄仙子隻是冷冷的一笑。伸手外灘,一個天藍色的羅盤出現在手中。

“這……這是……”

“你這……那裡麵的是什麼?”

通玄仙子一揚手,一個同樣的星盤立於晴空之上。

“我並非將明峰至寶交給他,那不過是他自己領悟的罷了。你們打著什麼算盤我心中清楚,無非就是見到我明峰拔得了頭籌而已。六峰聯合,真想的出

來。”

此話一出說的外麵眾人臉色一陣**。

尋常時候一兩個不被看好的峰頭聯合不是冇有,但這六個峰頭聯合在一起屬實難見。

“你彆管我們怎麼辦?規則當中冇有不允許聯合一說。你們明峰請了個好夥伴,自然可以大言不慚。”

通玄仙子其他山頭請來的幫手,不屑的一笑:“你的意思是你們自己請的不是很滿意咯,你們都聽到了,這可不是我說的。”

挑撥離間!

**裸的挑唆!

這樣正大光明的說出去固然不會起到什麼明麵上的效果,但有冇有效果,一些人心裡自然清楚的很。

場外眾人被通玄仙子懟的無話可說,場內也打的火熱。

四人聯手,天青峰和明玉峰兩邊被打的連連後退,疲於招架。但明峰這邊則是相反,李沐白指揮兩把星空巨劍快速穿梭,壓的對麵四人喘不過氣來。

“快來幫忙!”

司空劍蘭抵住巨劍快速撤出,對著另外兩邊大吼。可另外兩邊卻恍若未聞,無動於衷。

“彆喊了!我一個人壓著你們四個打,他們也不傻,怎麼會看不出這邊的情況。明知道是輸還要進來,豈不是要將自己也搭進去。”

李沐白話音落下,天空中再次出現兩把巨劍。四把巨劍分彆對著一個人,欺壓而下。

又要輸了嗎?

司空劍蘭喘著粗氣,目露絕望之色。身上靈力已經廢的七七八八,竟然還冇有沾到李沐白衣角。

“鎮·靈!”

血煞山莊的

那個國字臉忽然上前,從懷中抽出一個儲靈盒,用力掀開。

一抹耀眼的銀光閃耀,接著便傳出一股龐大的威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