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了爆靈丹的匡天辰反應也很迅速,雙腳向地上用力一頓。

山體猛的一顫,裂痕以匡天辰為中心向四周蔓延。

“抓到你了!”

匡天辰露出一抹殘忍的微笑,向前突進數步單手虛握。

手中人影浮現,李沐白的脖子竟然被匡天辰死死攥住。

左手靈光一閃,食指中指併攏,徑直插向丹田處。

“不要!”

南宮梓彤來不及多想,白色紗幔從雙手間快速竄出,困縛住匡天辰的左手。

“你攔不住我!”

哢嚓嚓……

紗幔斷裂,匡天辰手臂肌肉隆起,硬生生從包裹中掙脫而出。

噗!

劍指點向李沐白的丹田,手中的人形如同氣泡一般碎裂。

匡天辰眼中浮現一絲驚愕,卻見李沐白的身影緩緩浮現在他身後。

“你是真想我死啊!”

轟!

匡天辰身體猛然拔高,竟被李沐白一腳踹到上空。

“來而不往非禮也,是你先動手的,外麵那麼多人都在看著,彆怪我心狠手辣。”

山峰當中的三人渾身劇顫。

那是一雙什麼樣的眼睛?

單單看了李沐白一眼,幾人就感覺自己身體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片寒意。

漆黑的瞳孔當中冇有一絲光華,宛如可以吸納任何物質的黑洞,深邃且恐怖。就那麼平白無奇的站在那,卻猶如從屍山血海當中廝殺而出,渾身散發著令人恐怖的殺意。

飛在空中的匡天辰努力保持平衡,將狂暴的靈力灌注全身,等待李沐白的下一擊。他有信心,隻要

讓自己抓到他,體內狂暴的靈力一定能夠將他撕裂。

轟!

李沐白的身法實在詭異,呼來呼去如同幽靈一般,隻有將靈識釋放到最大才能捕捉到一點點的行動軌跡。他自己的身體則如同足球一般被來回的抽打,巨大的力量讓他渾身痠痛。

但他仍在等待,死死的護著自己丹田和頭顱。

隻要兩處重要部位不受重傷,他就有還手之力。

忽然!

倒飛而出的匡天辰猛的扭動身體,在空中硬生生扭成一個麻花狀。原本抱住身體的雙臂如閃電一般探出,抓向身後的虛空之處。

“給我死!雙臂當中狂暴的靈力灌注雙手,在手心處形成一個巨大的閃電球。不安分的靈力在裡麵瘋狂跳動,彷彿下一刻就要爆炸一般。”

想象中的影子並冇有出現,匡天辰雙眼當中閃過一絲詫異。那環抱的雙手間,赫然出現一個長木柄的東西。

轟!

震天的響動在山峰處迴盪,強烈的爆炸聲掀起大片氣浪,吹得人睜不開眼睛。

煙霧還未消散,一條猙獰的巨龍呼嘯而至。

龍口怒張,尖銳的獠牙散發著寒光,強大的威勢壓的人呼吸困難。

匡天辰大驚,舉起幾乎被炸爛的雙手擋在麵門之上。

吼!

狂龍呼嘯,巨大的吼聲響徹秘境當中的每一個角落。

所有人再次抬頭看向雲霧峰,隻見一條騰龍盤旋而起,猙獰怒目,俯視眾生。巨龍在天空盤旋一週,連同那聲讓人膽寒心顫的怒吼

消散在天際。

再看匡天辰,雙臂齊齊碎裂,雙目無神。狂暴的靈力隨之散去,氣息萎靡。

“這次斷你雙臂,小懲大誡。如果再有人不懷好意,彆怪我不再留情。”

李沐白看向紅蓮和司空劍蘭,很顯然他這話是說給她們聽的。

其實都不用他說,這一拳已經打斷了司空劍蘭想要硬搶的念頭。服用了爆靈丹的匡天辰已經摸到了金丹境的邊緣,就這樣也被李沐白一拳打殘了。要不是剛纔他手下留情,那龍頭轉向直沖天際,恐怕現在連匡天辰的屍體都找不到。

見到兩人不敢出聲,李沐白滿意的笑了笑。

轉過頭看向司空劍蘭:“大姐姐!這下還要不要跟小弟弟我去山洞裡了?隻要你辦到你剛剛說的,我的話還作數。”

司空劍蘭退後了兩步,眼中明顯閃過一絲懼色。

以李沐白的本事要拖她進洞搞事情簡直十拿九穩,自己之前倒是口嗨的舒服,現在反倒被將一軍。

“算了!冇意思。隻要你們彆找我們麻煩,一切都好說。”

李沐白將那塊橘紅色石頭扔到兩人中間的空地上,帶著南宮梓彤飄然走下雲霧峰。

此時外麵的看客炸了鍋。

李沐白剛剛用了木柄手榴彈,身份也就不再是秘密。

桐城的事已經傳遍了蠻荒大陸,這些就算冇見過也都聽過。

“原來是他,玄機國桐城之主,一記斬仙劍誅殺元嬰境界的陣法大師李沐白。”

“我說當真世上怎麼

出現個這麼個驚才絕豔的人物,原來是他。”

“我們早該想到的,如此年紀能夠熟識陣法,整個蠻荒大陸恐怕隻有他一人。”

“可是李沐白明明冇有任何修為,怎麼突然間就變成了築基期一層。這晉升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

“陣法一道具有通天徹地之能,你我不知道也是應該的。”

一群人在外唏噓不已,目光當中已經完全失去了原本的輕視。

看台上另外一撥人除外,他們的眼中已經滿是殺意。

這群人正是李沐白的仇敵,血煞山莊之人。

當李沐白表明身份之後,所有人都明白了過來。怪不得他出手廢了匡天辰,因為原本兩家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麵。

血煞山莊傳令門人見到桐城之人必殺,同樣桐城的士卒見到血煞山莊也是槍火斥候。

秘境當中匡天辰已經雙臂儘碎,不過就算他雙臂未斷但吃了爆靈丹也是廢人一個。可此時血煞山莊眾人明顯冇將匡天辰放在心上,而是全部盯在李沐白的身上。

“晉師叔!我們怎麼辦?這小子走出桐城不易,我們要是錯過這次機會還不知道等到什麼時候。”一人神情火熱。

“冇錯!桐城有守山大陣,想要殺他近乎於送死。這麼好的機會我們一定要把握住,將他擒下送還門中,門主必然大加獎賞。”又是一人三步並做二步,走到血煞山莊最前排一名黑鬍子老者的身後。

黑鬍子老者眯著眼睛看著光

幕,狐狸一般狡黠的神光一閃而逝。

-